歲月留聲

羅啟銳.無覓處
2015.11.04
339

不是人家問起,我都幾乎忘記了:我的聲音,也曾一度無關痛癢、又神出鬼沒地出現在自己早期不同的電影裏。

你知道,那是同步錄音還未在香港全面復興的年代,於是,《非法移民》裏面,我是唐人街一個長髮、墨鏡的華青小頭目;《秋天的童話》裏面,我是機場外那個大罵船頭尺的黑人警﹔《七小福》裏面,我搖身一變,變成于占元師父的其中一個少年弟子﹔《八金》裏面,我更變本加厲,既是跟洪金寶大吵大鬧的潮州怒漢,又是他的一個台山鄉里、喝同一口井水長大的同村兄弟。

真是一把千聲千面的茄喱啡聲音。

Well,我的聲音,還曾經在當年六千萬美元的荷李活大製作出現過呢。電影的名字,叫《棉花俱樂部》(The Cotton Club);導演的名字,叫法蘭西斯.F.哥普拉。

那時候,我們在紐約一家後期製作公司剪片,但全層樓的三十多間剪接室,都給哥普拉先生包下了,就只剩一間沒有窗的小房,沒有剪接師願意在內工作,於是,兩折價錢分租了給我們。

由是,每天我們都興高采烈地在那裏剪片,也偷看哥普拉先生率領他的百人剪接團剪片。有一天,我還無意間聽見他問他的音樂剪接師:那儲物室裏面的幾個人是誰?我們請了幾個中國佬幫忙嗎?

後來,我們跟他的效果剪接師混得很熟,他還把《棉花俱樂部》剩餘的大部份效果聲帶,送了給我們,分門別類之細,簡直難以置信。

每一小卷的效果之上,都插一面不同顏色的小旗幟,以資類別。地鐵效果聲帶,便細分成一百多項,我們選了其中「午夜四時GG號列車第三卡背景雜聲」,放了在《非法移民》內。

交換條件,是我替他們錄一段聲音,放在一場餐館戲內作背景,我記得聲帶分類是「晚飯時間唐人廚師罵學徒聲」。

所以說嘛,哪個留學生沒幹過餐館呢?

推薦文章
2017.02.04
555
新年怨
2017.01.28
793
領牌記
2017.01.21
1317
市中心與湖中心
蔡一智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