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某種神經病的善良

畢明.講告冇死
2018.12.15
202

世道紛亂。

 

「打開報紙我總喜歡先看體育版,那裏是人類成就的紀錄。頭版,卻什麼都沒有,都是人類的失敗。」美國著名政治家及大法官Earl Warren曾這樣說。

 

關心社會關心新聞,關心不到什麼好東西,叫藍天也憔悴,令金魚也嘆息的,倒多得很。

 

我們約定了,在網上、在新聞、不論在何處,看到醜陋的、污煙瘴氣的、難以釋懷的、總之是倒胃的東西,便一起讀首詩。當空氣清新劑,順道清清腸胃,洗眼淨腦。

 

有沒有作用不知道,但我們喜歡這個主意,便做。

 

隨機從書架取一本詩作,或隨意在桌上拿起手邊的,不擇方向,不究作者,也無所謂。無目的地翻出任何一頁,沒意識的停在任何一首,交給天意,也交給隨意。

 

那天,又一單令人搖頭一萬次的本地新聞撲面而來。二話不說,找詩。

 

碰巧有本Mary Oliver。翻出這篇叫:《In Praise of Craziness, of a Certain Kind》。單是題目,已叫我高興了。讚頌黐線,還要有善良。Kind之一字,在此語帶雙關,一文兩義。Oliver寫她可愛年邁的祖母:

 

「在寒冷的黃昏,我的祖母,持有着她半邊的腦袋,另一半早已飛到波希米亞了」。

 

寥寥幾筆,老婆婆的情態盡現。

 

「在門外長廊,她把報紙攤開,蓋在地上,這樣做呢,她說,花園中的螞蟻,便可以在毯子下面爬行,保暖啊」。

 

寒夜,為小螞蟻蓋上被毯,是否一種黐線,一種善良?也值得讚賞。

 

短詩末段,詩人說:「and what shall I wish for, for myself, but, being so struck by the lightning of years, to be like her with what is left, that loving」。我笑了。

 

但願自己老去,經年月洗禮之後,留在身上的,還有這種愛。

 

可愛。享受着陣陣和煦善良的滿足,我暫忘了世界的紛亂。

推薦文章
馬國明 許志安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