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腿聯想

畢明.講告冇死
2017.01.28
838

我喜歡吃,喜歡即興。當然會即興去吃。忽發現意大利米芝蓮名廚Massimo Spigaroli來港數天,與Conrad酒店意大利餐廳Nicholini’s的chef Luca玩四手聯彈,心動如斑比。米不米芝蓮不是重點,撻着我的是嘉賓廚師Spigaroli的Culatello背景。

Culatello者,意大利最銷魂的高級風乾火腿,是腿王之王,當中又以Emilia-Romagna的Zibello鎮出產的Culatello最不得了。要吃,必選Culatello di Zibello。我愛它世故的鹹鮮甘香,纖秀的肉質細緻,餘韻在口中歷久不散,久久繾纏。這火腿配以同區出產的意大利酒Lambrusco最佳,意大利人都這樣吃,有「lambrusco e culatello」的說法。我愛它至在友刊飲食雜誌自己的葡萄酒專欄,寫過lambrusco e culatello文化,還特意到意大利飲食文化重鎮Emilia-Romagna,一嘗最地道的Culatello。火腿冷盤形式的,煮過入饌的,天下美味!

Culatello即「little ass」,只用優質靚豬的最佳部分──臀肉來做,吃過之後,朝思暮想。香港有它的風乾火腿,但少有入饌或奉為菜單主題。看見餐廳說今次是The showcase of Emilia-Romagna,主菜包括baked culatello and guinea fowl in clay,便不顧一切訂位去了。聯同兩個嘴饞的朋友去,她們都被Culatello撩動得情迷意亂。一個從未吃過,一過我帶她去過特備Culatello奉客的餐廳色誘她,她邊吃邊頭髮亂了。

一頓飯,我一左一右是失去理智的味蕾高潮與呻吟,有點忘我,有點暗姣,眼神放蕩,說好吃食物如春藥我從不置疑。然而今次最叫我吃驚的,不是兩位好友的驚呼狂歎,是二人竟都未曾來過Nicholini’s。曾經,當香港未有四季酒店,未有那麼多食廈,它可是香港其中最頂級又classy的餐廳啊∼看它會以Culatello di Zibello為主題,便可知一二了。二人一臉「係咩?」。

香港人善忘,也太忙。沒有空在一件事件最有聲浪時認識它,它便好像不存在。其實Nicholini’s沒有退步過,精采依然,只是不再新鮮。香港人幾時才回復崇優尚智,不一味貪新

推薦文章
馬國明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