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段殘夢

畢明.講告冇死
2016.08.20
614

「遠時像遠山霧迷濛,千里霧飄送……」

有沒有試過,聽一首歌,第一個字,已把你帶進歌中的次元,遠離塵世,浪入意境之中?

山已遠,霧更遠,輕散,愈遠如煙,但心頭的人影,還近。再多的山,再多的霧,再千千萬萬里,任年年月月生生世世,窗上的松痕可散,心上的人影貼身。可以送不會別,以為分卻不離。

林憶蓮你好過分,重唱一首《殘夢》可以如此婉靜如訴鑽入心。不揪心,但隱隱作痛。好痛。起碼我好痛。

如果你試過送別,如果你試過長途關係,想見只能思念,你會明白「如若地心可相通,會明白愛意濃」。極濃,很苦,超深,無邊。苦味,似靠岸一大灣很淺很淺的水,柔柔遼闊,一波波,一漣漣,無聲的,蕩進你心最深處,填滿每一條罅隙。年輕時戀愛,特愛自我沉溺在一種腐敗的浪漫,見不到思念的人,「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寫滿幾頁紙:夢中的魂魄再竭力,也飛不到愛人身邊。我真心想像過一條「地心相通路線圖」,帶我穿過地球核心來到情人身邊。

「遠」,第一個字,已經命中,情境,人事,她音色裏怎一個遠字了得。百年身,不再了,反而唱得有種輕愁,這麼輕,那麼重,另一個說法大概叫咫尺天涯。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但「有時望見卿你露愁容,使我亦感傷痛」,那個曾經愛得徹骨的人,怎能說放便放?「如若互相傾心聲,會感到一切輕鬆」,世上的結局,最濫的叫:無奈。為什麼要「如若」,恐怕已難再傾,於是又怎會輕鬆?「濃情蜜意隱藏心中,願你有天必然猜中」。唯有隱藏,只能猜了。千里之外,甘心做一條蘆葦,遠遠看,好了。夠了。哭了。別了。

林憶蓮你好可怕。悸動像一團擁抱,用縹緲的哀愁,把人溶掉。

殘夢,如折翼鳥。

推薦文章
關智斌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