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陪人睇醫生

畢明.講告冇死
2016.07.09
617

小時候,有什麼不適,睇「保健」。每次去聖保祿醫院,都是傭人陪我去的。有病痛時,那個陪你的人,好像特別親、特別好人,特別七級浮屠。

自小多零星立雜大小病痛,不是瀕臨哮喘,就是流鼻血二十四小時不止,也試過洗胃,還是幼孩時。記得流鼻血是我的看家本領,那清晨是打橫進醫院的,由當時的傭人九嬸抱我,自此我特別明白拍攝醫院戲,鏡頭是病人POV看天花板流動的畫面。

人大了一點,不知是否運動過量,身體好像生性不少,我花在羽毛球跑步網球游泳籃球壁球的青春,大概是現在青少年花在網絡面書手機時間的總和,簡直像職業運動員般熱血,或許多項校隊也令學生時期的我差不多等如職業運動員。少了病,少了看醫生,也少了陪我看醫生的人的記憶。高中尾大學時期在加拿大,是我人生的自我流放孤獨自閉期,嚴格律己,讀書看電影做家務做運動,一次醫生都沒有看過。

好友說:咁大個人,邊使人陪睇醫生?畢業回港時,我的好心被視為小學雞,有點懷疑自己不夠成熟,afterall,我的「醫僮」經驗停留在小學階段,原來人大了係要獨自去clinic的嗎?

然後,太過埋頭工作,加上人會老,機件會舊,身體會發爛渣,恃年輕又不要命的拚搏,一切都會磨損,報應就來了。大小零星立雜病痛又來犯,用電腦過多的勞損、筋骨的意外和自然傷患,腸胃皮膚的詐型,終於多了見中西大夫。

試過完全不熟的同事陪我找大夫,也有親密愛人在一起,即使死不去的小病煩病厭悶痛,有個好心人或窩心人在身旁,「白sai sai」的房間冷氣會暖一點、那張會軟一點。

你說我小學雞好了,要好好珍惜陪你看醫生的人。

推薦文章
關智斌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