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餘露

畢明.講告冇死
2016.07.02
428

我先天怕濕。

天氣潮濕,當然可怕。回南天,地濕、牆濕、空氣很濕,連人的精神狀況,也沒法乾爽俐落,總是wet漉漉的。此wet漉,與八十年代髮型潮興的wet look不同,厭悶得多。

慶幸天地有四季,有些季節是乾的,可恨是有些濕,四季長有,很易中伏。

一些酒樓茶餐廳的杯碗餐具,明明像是新鮮的,但卻是濕的,感覺總有點核突。你當我潔癖好了,可惜我是處女座。我沒有說那些餐具事情上不潔,但感覺上有點滴汗,那些積水,無論如何有點形可疑,有點過意不去,有點情何以堪,無論如何不能若無其事當沒事。

用紙巾把水抹乾,朋友說,水之嘛,食埋都冇所謂啦,不以為意。你當我百厭好了,可惜我愛mean精王爾德,二話不說,以三、四碗洗碗「餘露」倒埋一碗,三、四杯洗杯餘露倒成一杯,請他飲掉好了。他當然不肯。咪係囉。

酒樓可以不重細節,你可不拘小節,我也不要求你乾潔如新,但連自己抹淨都唔得?

然後是公共場所的洗手間。餐廳食肆、戲院、美術館等的洗手間,開門關門時,摸到一個濕濕的門柄,別告訴我你不覺得:yuck!一手握下去,有種納悶,有種委屈,還有少少嘔心。尤其當別人的濕,建設在你的乾之上,不知名液體貼身接觸,任你再世界大同,總是有點不舒服。別給我播連儂的Imagine,正因為我會imagine。

還有身體的內濕,和內急一樣,要祛祛祛。古語有云:「千寒易除,一濕難去。濕性黏濁,如油入麵。」濕與寒在一起叫寒濕,與熱一起叫濕熱,與風一起叫風濕,與暑一起就是暑濕。濕邪不去,身體不安,真正濕滯。

不過鹹濕卻是可以的,如果是我無傷大雅的胡亂鹹濕別人的話。

推薦文章
許志安 黃心穎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