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靜

畢明.講告冇死
2016.05.07
481

去京都,住在朋友在左京區的家。

一到埗,便明顯地察覺了它的:靜。

經科學測試,我對聲音過分敏感,於是病態地喜歡靜。因為對聲敏感,相對地對靜也高度知覺。

從大阪一到京都,會發現它非比尋常的安靜。真好。上次住在嵐山,經河川渡頭小舟接載才可至的酒店,似在遠山深居,靜,彷彿是必然的。沿河輕渡,兩岸櫻花放不絕,詩意自來:「寒山轉蒼翠,秋水日潺湲。倚杖柴門外,臨風聽暮蟬。渡頭餘落日,墟里上孤煙」。觸目是花,沒有那麼翠,有那麼禪,是京都。總叫我想起侘寂(Wabi-Sabi),日式美學精神,接受生活是複雜的,但崇尚簡單。今次是街靜城愈靜的盎然。

「侘,是在簡居中享受閒樂;寂,是在清寂裏觸摸到禪意。」這兩個日文中的漢字源於中國,意涵已超越原來的字義。侘於內,寂對外;侘是精神的修養,寂是對文學美藝的欣賞。侘、寂結合,古時由學佛、修道的人所講究,見於日本傳統藝術如茶道、陶藝的理念,藉藝術的手段經營出一種韻意,讓人能夠安靜下來,篤定下來,看見簡單的價值,與大自然和諧共鳴。

「侘寂美」是清的、樸的、簡的,沒有繁複,才能不矯飾的流露真情。哲學上的空虛感是wabi,人性上的寂寞感是sabi,簡言之就是「空虛寂寞的枯淡美」,如櫻花易逝如飛花老去,契合人生無常,繁華落盡見真純;又如「一期一會」,可一不再,要尊敬與享受自然,接受它的不完美,美麗不常在。

要一顆很靜的心、很靜的眼,心靜眼靜情靜的,才能欣賞和感受侘寂。京都的城市景觀和都市神韻,是靜。風是靜的,雲是靜的,樹是靜的,山是靜的,河是靜的,花是靜的,寺是靜的,茶是靜的,連雪糕也是靜的。

去京都,不是賞花、賞雪、賞紅葉,從來是:賞靜。

推薦文章
馬國明 黃心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