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緊門外真理的小孩

畢明.講告冇死
2016.04.02
639

「我想,上帝造好Swinton之後,大抵會點頭對自己說:唔,這個做得不錯」。曾經這樣寫過。

沒辦法,她的所作所為永遠超越凡人的精采,已經無關一張帶仙氣的臉事。當然那張帶仙氣的臉只應天上有。

她的最新動向,四月中將會在the Carnegie Museum of Art推介紀錄片《The Seasons of Quincy: Four Portraits of John Berger》,是北美洲的首映。一個八年計劃,與匹茲堡大學著名英文及電影系教授及U of London的合作,描畫當代重要作家John Berger的「四季」,Tilda自己是監製及其中一季的導演。

關於John Berger的紀錄片我是盲目地必然要看的。

他的經典著作《Ways of Seeing》,影響了好幾代人art criticism的眼睛和感受,理智與感情。有哪個讀Art History或電影或傳理系的學生,唔使俾佢套拳磨練過?冇。每一科都關這本書事。他讓我看世界看藝術看什麼都不再一樣。

然後很多年之後,他寫的《Hold Everything Dear》我一邊看還是一邊嘆息。或許是書中對無力感的詮釋……

「…the child who reaches for the truth beyond the door」,書的開篇,就是那詩。(然後我拚命記住hold everything dear)。匆匆人世,心中那死命想抓緊門外真理的小孩,總鱗傷遍體。

Tilda Swinton要拍他。你便明白,我為什麼讀他,為什麼愛死Tilda。為值得的人作傳,自己又happy。老年去了法國郊區務農「Berger had realised that subsistence farming was soon going to end and he wanted to make a record of a vanishing lifestyle」,型到裂,於我,比任何明星歌星stylish一光年。

片中「him in an open-top sports car, driving through the night as he holds forth on modernism and modern art」,急不及待。

我想,Tilda體內那個死命想抓緊門外真理的小孩,特別純真健康耀眼。

推薦文章
鄭秀文 黃心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