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的偷窺

畢明.講告冇死
2016.02.22
336

我有個壞習慣:偷窺。我覺得是好的壞習慣:偷窺別人的信。

對不起了James Joyce,對不起了卡夫卡,對不起了Vladimir Nabokov,對不起了馬勒,對不起了Frida Kahlo,對不起了狄更斯,對不起了拿破崙,對不起了Charlotte Brontë,你們的情信、家書,我都窺看,而且很喜歡。

偷窺別人的信,有點變態,不過我頗喜歡自己這種變態,大概是更變態了。

奧地利作曲家馬勒,遇上未來老婆Alma約一個月之後,已無可救藥地覺得生命不能沒有她,絕望地希望為她作出承諾,寫信竟用上「最後通牒」式語調和壓迫:「I beg you, read this letter carefully,你一定要放下所有膚淺的定範、傳統、虛榮,無條件將自己交給我,作為回應,你不必祈求什麼你只會得到我的愛…… if you were to become my wife, I can forfeit all my life and all my happiness。」咄咄逼人,熱得火燙只求她的赤誠回覆。

Frida的墨在信上有思念火焰灼燃:「你眼睛的綠色像匕首刺入我的血肉,如浪潮湧沒我們的掌心」,「在你的雙手你的嘴唇你的胸膛,我看見我發現的不是愛、溫柔或者情愫,是生命本身!You fulfill and I receive」。狄更斯寫家書教仔,苦心善誘「How to Be a Decent Person」,decent一字隨時幾生才修到。「人生有一半是由分離構成,痛苦必須承受……任何時候都不要刻薄地利用別人」,「never be hard upon people who are in your power」。有風別駛黑心,有權別忙慈悲心。

梵高寫給弟弟的信:「I’ve acquired a great appetite for life and I’m very glad that I love. My life and my love are one」,情感澎湃地宣告自己的生命和愛是一體,對生命有莫大的擁抱脾胃,體內彷彿二十五小時運作一個核彈咁勁的愛反應堆,不停在產生愛,「It is good to love many things」,不愛不快,至有情狂得把油彩塗鑄成浮雕。

這些私密的情緒和感知,

他們沒想過讓其他人知道,偷窺有種特權似的快感,看他們愛得笨,愛得狠,像凡人。

推薦文章
黃心穎 許志安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