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彼岸先渡苦海

畢明.講告冇死
2015.07.17
437

我們總是看見別人的成功,而看不到別人的努力。羨慕台上的十分鐘容易,同時「羨慕」台下的十年功困難。最好白食白住白成功─係咪?兩者是並生相連的。世上有幾多閃閃生輝的成就,純靠幸運,一直符碌(除咗富二代)?

我甚至發現,能承受苦的深度,差不多決定了成就的高度,尤其是那些白手創造自我、在滾滾浮世塵浪中self-made的人。

《Getting There》一書,副題是《A Book of Mentors》,被譽為不可只讀一次的好書。從來對追捧、歌頌成功人士的書不過電,尤其是那些「不過是」商業成功的人,Donald Trump之類見了我會噴飯。大嫂,咁有錢又見過世面,醫好你個核突髮型complex先好嗎?Come on, you can afford a better hairstylist或更好的品味,請勿放棄治療。

《Getting There》很懂集郵,至少合我口味,mentors名單三十位包括Anderson Cooper、Jeff Koons、Marina Abramovic、Matthew Weiner(美劇《Mad Men》的創造者)、Frank Gehry等等。

所謂getting there,是如何從此岸登彼岸,到達世所共知的「成功」。不一定是商業的,可以是藝術的、自我完成的。每人三、四頁篇幅,短短說出自己的故事和掙扎,變成啟發性小藥引,細讀之下,每個人都告訴你他們承受過的苦難,絕不沾沾自詡。

都曾經被世界拒絕,被苦難愛上。Anderson Cooper童年父親早逝,未成年哥哥自殺。Matthew Weiner報讀的所有大學寫作課都不取錄他,後成功地做了個失敗的編劇,幸老婆是建築師,養家。他堅持了《廣告狂人》七年的徒勞無人問津。Frank Gehry在負能量中成長,爸爸說他無用拿他出氣,教授叫他轉科,工作夥伴叫他轉行,可以說大器晚成。Marina Abramovic,捱過了寂寞近乎虐兒的成長期,二十九歲離家創作初嘗自由,窮着和愛人到處表演,然後愛人不忠,傷痛地用一次行為藝術,結束了一段一生所愛的關係。獨身至今。

每人的故事尾部都有些小忠告,近乎每一個都有這一條「accept failure and still be true to yourself」。

推薦文章
馬國明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