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茶樓

潘璧雲.獨白
2017.01.09
678

兒時不願上茶樓,呆等大人們看報、呷茶,有一句沒一句的閒扯着;既不讓離座,連吃什麼也要跟從大人的口味,雖然偶然會被問「你想食什麼?」「春卷!」「春卷熱氣!」「那灌湯餃可以嗎!」「發神經啦你?灌湯餃是特點!我發達了我?」好!你們吃什麼我吃什麼吧!我就知道三民主義在我家沒市場!

那我是何時喜歡「飲茶」這回事的呢?該是我有了話語權之後開始吧!「蝦餃唔該!」「夥記埋單!」而這時的我已成了圍着茶桌侃侃而談的某個大人,當然也是有鈔票埋單的那種大人!

隨着二〇一六年結束,在深水埗開業了八十年的信興酒樓光榮結業,早前有機會走訪酒樓創辦人的第二代羅爺爺,他在一九四九年,帶着新婚妻子乘坐最後一班從潮州到香港的客機,投靠經營茶室的父親和叔父,並在此地開枝散葉。羅爺爺一身恤衫西褲,套件羊毛背心,甚是斯文!老人家健談且思路清晰,還十分幽默,不時和相熟茶客打招呼。

問羅爺爺哪個時期的經營最艱難?初來乍到時有受過什麼委屈嗎?有否被要求過交保護費或遭受騷擾?老人家都只說好的一面,半句苦也沒有呻!我光顧的那天,茶樓客似雲來,不少是衝着結業消息來的稀客,人頭湧湧好不熱鬧,快九十歲的羅爺爺本能地收拾桌上蒸籠,俐落處也許就和六十年前沒兩樣。

許志安 鄭秀文 蔡一智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