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狗

潘璧雲.獨白
2016.05.14
396

因為要在半夜給狗餵藥的緣故,這個多星期來,我必須把睡眠分成上、下半場。幸好我屬容易入眠的一類人,即使在兩場夢中間經過換裝束、準備狗食、清理狗和牠的、把弄成小塊的食物填入牠喉嚨、帶狗散步幫助消化、餵食俗稱黃金水的抗生素(一天三劑的藥,每劑要三百六十元),接給牠搓揉胸口,默禱一百回狗不要反胃嘔吐,最後再清洗一下自己的整個過程後,我慶幸還能認得路返回夢鄉!

午夜時分,這季節下的鄉郊並不寧靜,壯麗的牛蛙叫聲,和那不知名夜更鳥反覆吟唱的複音協奏,直可媲美一場交響樂。平日散步總往前衝的狗兒,因病顯得蹣跚地跟在我身旁,可是當牠一看見遠遠修路圍欄的閃燈和搖曳的樹影時,又驀地興奮好奇起來!是好兆頭吧?對外界事物有反應,表示牠正逐漸恢復健康!

地上映照長高了的一人一狗身影,人柔聲哼起用狗名字串成的小歌兒,狗微微輕擺尾巴和應;人不放心,又再一次吩咐狗一定要好起來,向牠抱怨醫療費的高昂;狗斜睨人,一副與我何干的表情,繼續往前探索。

人累了,但狗未想停下來,人只好把手上繩子鬆了一下讓狗在前頭;人從遛狗繩子感到漸次增強的拉扯力,人卻沒有如往常般苛責狗的衝動,因為人知道,這種一人一狗夜深漫步的日子應該快結束了!

黃心穎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