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粉寮的落葉

潘璧雲.獨白
2016.02.15
450

也許你未聽說過香粉寮這個位於大圍的小區,三十年代這裏種了很多香木,居民以出產香料為生,並靠旁邊的城門河水力磨製香粉。低調的香粉寮也曾經被注視過,皆因當年有位洋人在山裏舉辦天體活動,經傳媒報道後,惹來好事之徒偷窺探秘,洋人唯有把活動搬到青衣島上去。

若干年前,我曾暫居在香粉寮的山丘上,每天往下走一段短短的山路,再經過兩旁林木茂密的長斜坡就可達小巴站。初搬進去的時候,山下的公共屋邨還未入伙,人不多。有村民告訴我那斜路本來是溪,小時候最愛在此嬉水,一次發大水,村裏的一位老人卻不幸被水沖走淹死了。後來電力公司要蓋電壓站,才把水堵了,鋪成現在的斜坡。山丘上的十數間寮屋和豬欄,有些都早已荒廢。我家的五頭笨狗便是在豬欄出世的。

天氣好的日子,斜坡兩旁的樹上盡是馬騮,村民提醒我拿着超市膠袋經過要小心,因為馬騮以為是食物會來搶!不過,我和這幫齊天大聖最多只是口角之爭,肢體碰撞倒未有過!

短住一年,我在香粉寮還領略到掃樹葉的好處。事緣我每天都要清理路上的落葉,否則摸黑上落會較危險。不過即使費了工夫,也沒法掃乾淨地上的葉,因為路很快又被落葉鋪滿,卻發現專心掃葉的當下,一種靜竟從內裏慢慢滋生,彷彿煩惱也被落葉載走似的!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