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得我騰騰顫

潘璧雲.獨白
2016.01.31
394

每逢在氣溫最低的幾天,總有人往大帽山賞霜,今年超級寒流襲港,甚至謠傳會下雪,車子堵滿往山的路,結果要間歇性封閉道路。大家都說很久未曾這樣冷過。印象中,小時候的冬天比現在較冷,當然,那已經是史前時代的記憶了,再加上當年的禦寒衣物及用品不比現在,所以不能作準。只記得上課時,就算穿了兩條褲子五層衫再加十度以下才准許穿的藍色棉襖,腳丫子仍是僵的,手指頭也差點控制不了筆桿,就連原子筆芯也凍呆了,非要對着筆尖呵氣才寫出顏色來!天寒地凍最無聊的遊戲,莫過於跟同學鬥呵氣,看誰一直能呼出白霧來。

小學時,剛好在冬天最冷的日子接種卡介苗防疫針,排隊輪候之際,見有一個胖胖的男生穿得厚厚的,衣袖都拉不上,護士便要他先把衣服逐件脫下,他一件接一件脫,到第五件時,只見他身上還是腫腫脹脹,之後,他每脫一件,我們就不禁「嘩」一聲,連老師和護士也忍不住笑起來!最後數數,連他仍穿在身上的內衣,同學一共穿了十六件衣服,而其實他原來一點也不胖!

不過印象最深的還是寒冬裏上學前的早餐─半條臘腸加一大碗白飯,吃過這份早餐,渾身都暖和起來。去年在最冷的那天,我也來個照辦煮碗,丈夫看着嚇傻了眼,大呼「有冇搞錯」!轉頭卻一整碗扒個清光!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