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緣份之作

毛俊輝.談戲風生
2017.07.22
907

為了慶祝香港話劇團成立四十周年,今年十月我首次回巢,擔綱主演一部嶄新的翻譯劇《父親》。回頭一望,上一次舞台劇的演出,已是二〇〇八/〇九年重演國語版的《德齡與慈禧》,飾演光緒。由於該劇當年有機會赴京演出,巧合地引起國家京劇院的注意,隨後便打造了由何冀平親自改編、我負責執導的京劇版《德》劇:《曙色紫禁城》,至今已成為京劇院的保留劇目。

另外有一次的演出,更像是命中注定的緣份。一九八五年,就當我決定返港,擔任剛成立的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表演系主任一職時,一位曾經與我合作的美國導演跟我說 :「有個戲叫做《The Double Bass》(《低音大提琴》),我認為很適合你演。」當我看完劇本,知道是一齣要談音樂、談政治、談生命問題的獨腳戲,對演員來說,簡直是個夢寐以求的挑戰。可惜我已決定回港,所以只好忍痛婉拒,但至今仍感激他的邀請。巧合地,回港十年後,鄧樹榮導演竟然也邀請我擔演此劇,我心想或許是天意,結果在一九九五年香港藝術節的委約下,我以粵語演出了《小男人拉大琴》。

該劇的男主角以低音大提琴作為他在舞台上的配偶,以獨白與自己做對手戲,難度相當高。我除了要學習基本的拉大提琴手勢動作外,還要頻頻聽古典樂曲,讀一些相關的書籍,讓自己對那些音樂大師的生平事迹有所知。如果我對這些內容沒有足夠的認識,不但無法將主人翁表述的內容準確地傳遞出來,作為演員表演時也會心虛,因為心裏沒譜。

現再次憶起《小男人拉大琴》演出,自覺演得不夠好,但我仍然感到很幸運有過這樣難得的經驗。因作為一個演員,最終並不只是要把角色演好,而是曾經願意為它盡心付出過。所以面對十月將演出的悲鬧劇《父親》,演一個患上認知障礙症(腦退化症)的父親角色,看來我又要好好開始裝備自己了。

(本欄隔期刊登)

關智斌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