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漫談音樂劇(下)

毛俊輝.談戲風生
2017.05.27
1.5k

年輕時曾因對音樂劇的認知有限,加上不熟悉它的歷史,以致認為這類表演形式較為膚淺而有點抗拒,直至我進入美國職業劇團,才對它有一個全新的領會。

首先,美國人對音樂劇情有獨鍾,跟他們從小到大,已有機會觀賞、接觸,甚至參與課餘表演有關。所以,不少人除了作為觀眾,也對創作音樂劇有莫大興趣。正如當年我工作的劇團,便有一位來自紐約的年輕作曲填詞創作人,通過與他的合作,令我在首次導演原創音樂劇的創作過程中,認識到音樂劇的獨特性。及後,在百老匯演出《太平洋序曲》一劇時,更充分地體會到它的藝術性,以及對觀眾所產生的效應。

正如上回所說,到了七十/八十年代,因為音樂劇受到廣泛的歡迎,世界各地都開始模仿美國創作自己的音樂劇,其中英國Andrew Webber的作品例如《萬世巨星》、《貓》、《歌聲魅影》等,更成為當時的長壽劇。隨着時代的變遷,音樂劇也有不同的嘗試,比如說《毛髮》就是最早的一齣滾石音樂劇,而在各種路向的探索中,既有以概念式演繹走藝術路向的,又有以超級舞台製作為賣點的,更有以嶄新科技元素去取代傳統表演的。但有趣的是,從觀眾對長壽劇目的支持度來看,最受歡迎的音樂劇仍是以結合劇本、音樂、表演最完整的一些作品,而從藝術評論的角度看更不用說,例如《孤星淚》Les Miserables 便是最佳例子。

其實音樂劇跟中國的傳統戲曲,有許多共通點,這也是亞洲人對音樂劇普遍受落的原因。娛樂性固然重要,但亦講究觀賞出色的表演,正如中國戲曲所強調的「唱做唸打」。因此,音樂劇的可觀性,同樣需要高質素的表演條件。而今天的音樂劇,要求演員對故事人物的演繹、歌唱技巧的掌握,甚至舞蹈或形體動作的駕馭,缺一不可。唯有具水準的表演,才能讓觀眾真正欣賞到音樂劇的舞台魅力。

(本欄隔期刊登)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鄭秀文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