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俊江:予欲無言

柳俊江.柳暗花明又一周
2019.02.02
65

專欄愈寫愈少,高峰期一星期登三、四篇,到近半年只剩下《明周》,下個月《明周》這個專欄頁面,基本上我就不再寫了。

不寫,除了實際上沒有時間,經常要編輯催稿也不好意思;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失去了寫的動力。風花雪月,聽來簡單,但不是每個人能信手拈來;以我新聞人出身,小時候最愛讀的是魯迅,寫的熱情總是有一定社會性,否則就失了重量。

有人以為,我寫少了,評論少了,甚至脫離了主持時事節目,目的是要遠離政治,好讓身邊的利益建築起來。當幕前也好,做生意也好,這都是好主意。而反過來,我說過很多遍的,刻意政治,俗稱呃like,也是另一種建築利益的方法,只是獲取的資源來自光譜的另一端。更重要的想法,是愈知道得多,愈明白自己並非如理想般看得通透,獻醜不如藏拙,也不想為任何一方出賣自己。

我始終想為改變社會出一分力,哪怕只是微薄至極。我天真地想,努力累積力量,到有朝一日,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可是,這個社會崩壞的迅速,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近來看到有關公立醫院淪陷的新聞,折射出政府的不公不義與庸碌無能。不良施政如雪球愈滾愈大,庫房被盡快掏空,一為「貢獻國家」,二為利益集團爭先恐後地瓜分。

和多數香港人一樣,我不是敢怒不敢言,而是心知肚明,三權不再分立,香港已進入共產黨極權統治時代,發聲已經改變不了鐵板一塊。予欲無言,比悲哀更悲哀。

馬國明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