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校園裏的孤鳥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9.02.02
253

只要有人羣聚的地方,就會有權力等級的問題,不用有職級職位分野,學校也不例外。所以校園欺凌現象,也不分日韓港台,欺凌,不一定用拳頭,用拳頭打了,鬧大了,驚動了警察局,反而能逼校方家長面對,能解一時之困。

同一間學校,同班同學之間,也有優等生學霸跟成績墊底兩種階級、家庭背景有別,同學也會拿書包文具的等級比較,心靈比較弱小的,會自覺是「低端分子」,講話可能也小聲半截。

物以類聚,同學也自然會自動分黨分派,各自成組,那麼,沒羣組可以依傍的,就成了班內的孤鳥,在校園階級裏屬於最底層。

以前中學就有名呆呆的,無名字的同學,卻還記得他的臉、他的表情,特別是他講過的話。正因為他開口一講話,就是一副怯怯地語氣,堅持的態度,碰見人就說你要信耶穌,否則會下地獄。雖然迷路的小羔羊同學初聽則搔頭,第二次看見這孤鳥少年傳道人趨近,即時鳥獸散,如見怪物,但孤鳥不放棄,繼續追蹤被嚇跑的小羔羊。

我那時算是極少數願意跟這傳教士交流的「善心人士」,跟他說用恐嚇同窗也不是辦法,想讓別人聽得進去你的信仰,先要跟人多接觸,建立起碼能聊天的關係。可是這少年傳道人聽了點點頭,往後還是獨闖校園傳他的福音去。

現在已過了懂事、反而不想那麼懂事年紀,回想並設身處地那隻孤鳥,心裏除了孤獨,一定也因為被同班同學的反應,自覺是個異類,被不明白他好心拯救的同學靈魂排擠,被精神欺凌了。

將心比心,你小時候一個人,在課餘休息的時間,旁觀着同班同學打球啊、三兩成羣小聲講大聲笑,你又會如何?會不會害怕上課,每天在上學途中會不會也有壓力?是啊,所以這位同學的成績也不怎麼樣,永恆排在後面。

希望他夠堅強,認為這是主對他的考驗,笨笨的外表內藏着鋼鐵心,想做的事能繼續做下去。曾經度過的五年孤獨生涯,及後能變成一個不害羞的傳道人嗎?信仰的力量能不能讓他重拾少年時代所沒有的自信呢?

再想深一層,這個年紀會拯救同學靈魂的壯志,家庭很大機會也是有宗教的背景,大概從小受父母薰陶或者是影響,才會在課餘進行那麼艱辛的活動。在校園沒人理睬,回家跟父母還算是活在一個同溫層,不會兩邊都是無人的山崖。

另外同校還有一隻孤鳥,因為長相有點怪怪的,臉頰凹進去,眼神散渙,沉默寡言,很憂鬱的樣子。世界是如此殘酷,即使是中三四時期,都懂得趨吉避凶,樣子讓你看了覺得不舒服的、沒有笑臉迎人的人,也不會有太多人願意接近。那時候,我記得同學幫這位苦瓜臉起了個諢號叫「怪物」。這不只是相貌歧視,也是個性歧視。那時不懂的,看到苦瓜臉就躲開,還隨便就喊人家怪物才是怪物啊。

我也並沒那麼怪物,有時候也會跟他聊天,然後有一天,喊人怪物的告訴我,怪物原來癌症已經到了末期,停學進醫院了,他在校園留下的話就是「我不甘心啊,還有很多事情沒做過,沒嘗過。」後來就沒後來了,一羣後悔的同學,都說,如果沒有避開他,至少讓他在短促的生命裏,做過一件事,就是跟同窗做玩伴做聆聽他心事的玩伴,至少嘗過本來應該會成為將來美好回憶的校園生活。而因為我們有分黨分派的習慣,他不但沒有美好的經歷,更沒有回憶的條件了。

關智斌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