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夕:過節氣氛就是要繁文縟節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8.02.25
527

小時候最喜歡的節日就是過年,除了假期與紅包,氣氛之延綿濃烈,只有聖誕跨元旦可以比。

氣氛這回事,可不是單靠鋪天蓋地的過年廣告就能炒熱,必須要有很多習俗傳統要遵守,有一種權威要你不這樣做不行,例如,期間要忌諱不吉利的說話,又例如拜年拜得不夠及時積極誠懇,會被埋怨責備,像這樣的事,一年就只有一次,是農曆年專屬,不管樂不樂意,也要行禮如儀,奇怪,氣氛反而在半推半就而出。

以前覺得好玩的禁忌,像大除夕前一定要洗頭,否則好像要過了初七才可以再洗,不然呢,那洗頭水就要給過世的親人喝掉,在紅彤彤的日子裏忽地冒出這樣黑色的傳說,詭異的有趣。大掃除也很有感覺,去舊迎新的意思不重要,齊心做一件平日懶得面對的事,連苦差都變樂趣。要添新衣穿新鞋子新襪子,當然就更像在過節,以前真的是一年才會特意去買一次心儀的。

現在即使聽過洗頭禁忌傳說,也不會有人嚴格執行,買新衣,一年四季都在買,也不差這一天兩天了。剩下來就是食物,從來不喜歡年糕與瓜子,一個甜膩,一個很費勁,不會嗑瓜子的更增加挫敗感,剝開了又沒有大閘蟹的美味,不值得。但以前全盒上過年必備,過年又似是必吃,倒因為被迫而剝出氣氛;還有那糖蓮子與軟糖,在全盒裏是最受歡迎的,手慢了就要硬着頭皮吃硬糖。這些食物,只有在過年期間才會覺得好吃可吃,平日是不會沒事做去吃瓜子的。

另外有一道菜,印象中過年才會上桌,就是髮菜蠔豉。吃了那麼多年,如今實在不應該再吃髮菜,已經再三警告敦促不要再買,老人家聽不進去,卻自有對策,首先說是存貨,幾年下來,不禁疑惑又不是雲咸街大戶,怎麼囤積那麼多?後來就改口說朋友送的,既然都送上門來,卻之不恭,不吃反而辜負了別人心意,更糟蹋了本來就已經給收割的生命,不吃白不吃。你跟她說連香港的空氣也會影響到,也拿她沒法,教育得太遲了。

我自己覺得小時候的過年氣氛不再,大概因為從沒張羅辦過年貨,又不必跟着家長巡迴落區拜年,連初三赤口也沒人當認真,農曆年說過就過。有了自主度之後,雖然還不敢「避年」,但除了除夕初一以外,幾乎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連飯桌上的年糕,沒吃上一口,也沒有受到溫馨提示非吃不可,可以說是從農曆年的繁文縟節解放出來了。

所以我懷疑,過節的氣氛是要靠束縛而來,當我想得很務實,要見面何必擠在那幾天見,不會忙壞累壞嗎,但過得太舒服,太自主,不愛看舞龍舞獅,自己在家中就沒機會看,農曆年就只是有幾天銀行不辦公的日子而已。

馬國明 關智斌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