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少年多不賤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7.08.19
2250

舊同學敘舊比舊同事難得,時間過去更久,不但更容易失去聯絡方法,而且,如果不是畢業後一直保持密切聯繫,有事無事也常相見的話,更不輕易貿貿然說見就見,他如今何處供職、單身獨身、有小孩否,變了什麼樣子也不曉得,誰知道是不是同一個人呢?

同學會有趣的地方也許正在於此,每個人大概都有一二同窗較能緊貼彼此生活進度,大部分只在青葱時期有過或深或淺交往,真正成長之後,若是一二十年不曾謀面,影響冷凍在初見時,忽然來個半陌生人大團圓,那才有歲月神偷罪證考察的刺激。

我沒機緣參加過同窗敘舊會,兩三個尚有保溫的小聚一下不算,另一些為什麼漸行漸遠?也沒什麼好感慨的,青少年初識時沒有家庭,有了家庭的,約出來要挑時間,依然單身的,聽一大堆選那某間學校的原因,即使也很關心教育,但是用不上的帶小孩經驗,每次聽一點,若不打算學陳美齡出書,難免引起話題孤獨,也孤獨不了多久,因為早早的,小孩子又要睡覺了;沒帶出來更要早點歸去。這樣漸漸行着,自然漸漸遠了,除非特別投緣,單身人慢慢融入別人家中,又另作別論。

同窗會會談些什麼呢?會不會特別打扮,抑或若無其事那件就手穿那件?要不要攜眷?有時幻想,這不只是個溫馨愛心滿滿的場合,真相應該沒理想中單純。

早前台灣國小有學生用了一枝賣兩百台幣的「奢侈」鉛筆,那老師擔心同學會互相攀比,維權主義發作,就沒收到學期完結才歸還。這新聞讓我苦笑了好久,不用等到踏出社會工作,學童之間就已經開始比來比去了,人大了,比高低比家賊更難防。所以,我也幻想,敘舊場合會有點像不相熟的親戚拜年,問一大堆關心同時也可能暗藏勢利的問題,雖然是雙方有來有往的答問大會,但你若報稱暫時無業,又或者說小生意說得很小聲,含糊其詞的,不心虛不感覺尷尬,是要很高修為的。或者我對杜甫詩:「同學少年多不賤/五陵裘馬自輕肥」印象太深吧。

另一個比對的熱門題目,該是樣貌。同場若有凍齡男女,想必有人會誇張地喊:「你怎麼一點都沒變呢?」其時,座中內心泣下誰最多?不就是比較容易禿頭的中男。

其實如果多年不見的人,尚能有話直說如初見,同窗會也不失為了解「當初的他何以變成今日這個人」的好機會。有個舊同學,已經成為連鎖企業的大老闆,又晉身大量慈善機構的總理之類,又熱衷與出席那些慈善籌款節目,花一整晚時間呆呆的坐着,出一分鐘亮燈儀式的鋒頭,這跟我認識的他是兩個人,不奇怪,人沒有丁點兒改變才怪,不過往這方向變,我倒是好奇十足。若能藉同窗會面對面談談他的心路歷程,這第一手經驗,遠勝在小說裏閱讀得來的情節。成長是條比荒原還大的路,路上有各種人辦,能親身逐一鑑賞,還是要同窗敘舊。為什麼沒人搞搞?我等着啊。

黃心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