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鯛魚達人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7.06.10
2618

口之於味,好像沒有誰比誰高尚。其實不,吃牛排,生熟程度高低各不同,但堅持非十成全熟不吃的,就會被嗜牛族瞧不起。由此此人在非常高貴的鐵板燒料理店裏,吃的是很高貴的和牛,師傅勸喻:很少人要求全熟,要不,七分如何?

那師傅啊,語氣何止勸喻,似帶着哀憐──你行行好,就別浪費難得矜貴的食材以及我的手藝,拜託。

其實那人是牛肉控,但就是吃不得生魚片沙拉裏的生菜,所以即使是火鍋,牛肉要涮到全熟才撈上來。旁人擔心會變柴皮,事主吃得放心開心,又何須他人操心。

正如一般人搶着吃雞腿,雞胸肉剩最後,有時會無人問津。難得有人偏愛胸肉,又不是出於白肉較健康理由,而是真愛胸肉,跟腿派互補,平衡了桌上的供求狀況,是求之不得的天作之合,何必批評他不懂吃雞呢?

現在愈來愈多飲食達人,對食很講究挑剔,邊吃邊口述食評,身份比同桌那些只顧吃吃吃的,顯得高尚了些。有時我不懷好意想,生活中由不得我們有要求的地方太多了,能在食物轉移焦點、宣洩了在大事上不能作主的無力感,正常不過。

不過,講究得過了火,就會掃了其他人的興致。有個在朋友間吃生魚片吃出了地位的,一進去料理店就問店長,今天有沒有黑鯛或者金目鯛?店長回說沒有,就只有鯛魚,白色的。生魚片達人就說,那別了,又問,有沒有拖羅前腹?鮪魚腹部前端,脂肪比較豐富,吃起來更軟綿綿如霜淇淋,能懂得問這個,明顯是一副行家樣子,在店長面前,也是為隊友爭足了面子。可惜呢,店長說,喔,沒了,後端的有,要不要,現在不是鮪魚的季節,其實也差不了多少的,要不要?

好一個達人,追求完美圓滿的精神,已經到了寧為玉碎不做瓦全的地步,居然寧缺不濫,立地改吃刷刷鍋。我比較沒出息,自己單點了兩顆鯛魚壽司,也吃得很開心的樣子,於是被降級為不懂吃鯛魚一族。

因為不服氣,於是過一陣子,我又光顧那家店,學着達人很懂得語氣問有沒有黑鯛,店主認得,說沒有,怎麼一定要黑不要白呢?我說,朋友說味道差很多,我想試試有多大分別。

店主那刻微微一笑,真的很傾城,因為接着說:其實都一樣,鯛科魚類眾多,沒有哪一種比別的更好吃,口味而已,而且最重要是那條魚的狀態,剛產過卵的,金目銀目黑白彩色都是次貨,魚身大小也影響相同部位的口感。

聽了這當事人專家之言,忽然覺得升級了,往後無論分得分不出來公的母的黑的白的正在坐月子的鯛,我學着講一遍,就引來崇敬的目光了,只有一件事猶豫,要揭破那達人不達之處好,還是藏心裏一直偷笑好呢?

許志安 關智斌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