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都不好意思面對面了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7.05.06
1.4k

阿生沒有例外,是個低頭族,跟他就兩個人吃飯,他都可以繼續低頭滑手機,另一隻手夾菜。偶爾抬起他低過的頭來,匯報分享到的信息,大部分來自朋友圈,然後又繼續低頭回覆。

這次他又抬起低過的頭來,倒是一言不發,我問他怎麼了,他說什麼怎麼了,又繼續埋頭滑手機。即使不看表情,光憑反問「什麼怎麼了」,就知道一定有不知道「這怎麼好呢」的事情發生,否則,低頭族是捨不得抬頭向對座人露臉,順便擺臉色的。

人的臉色,有時是不經意洩漏,有時是刻意打的暗號,等待對方反應。如果問了又不直說,定是一言難盡,不知從何說起。

於是沉默地等待,發生了什麼天大事情,是那麼偌大的朋友圈都不能在網路上解套,要回到真人面對真人的路上講?以我認識的阿生,很少會為其他大小事嚴肅凝重,一個對於誰是下任特首都無所謂,都已經一副早知如此的態度,又沒什麼投資,唯感情事而已。

這比如你聽到一個成年人哭啊哭,不必問,除身邊人出嚴重狀況,九成以上因為愛愛愛,難不成會為了惱人首長一句鬼話而悲出淚來?

飯吃完了,阿生很簡潔,吐了一句:「沒了。」我也不多餘,很簡潔問:「這麼快就散了?」阿生也沒問怎麼我猜到沒了就是散了,又吐了一句:「剛剛收到的信息,之前吵了架,大家講了些難聽話,但也沒想到那麼突然。」

果然是這樣,不過很久沒當業餘失戀安慰師了,一時也不知所措。過去網路不發達,他們談戀愛大都是面對面談的,之後沒了散了,他們反而透過電話講講講,彼此看不見表情,我還有空間皺一下眉頭想想如何應對。如今四目交投,看見對方眼眶有點紅,但又隱忍着,我也不好意思反應過猛,搞得很大件事似的,所以,連表情都要小心謹慎。

以我所知,阿生是在網路上認識然後戀愛,在手機上名副其實談的戀愛,比面談相處多得不成比例。網路事網路解決,失戀本來也可以繼續上網搜尋療癒系名言、網友互相鼓勵之類的,這一下,連我都不習慣兩張臉皮對視,有點尷尬,如果阿生是發信息聊天,我會對電腦屏幕,坐姿像開會,慢慢用打字回他,然後也轉貼一些勵志文、洋蔥文、或者點一首歌給他,多好。

現在我每說一句,就要目擊他當場的反應,如此互動,這本事我也生疏了。我只能很低能地說:「散了,就散了,你就當網上認識的,都像網友吵架或互讚,大家都只有個網名,不是真的。網民發言,一般態度先於真相,很多跟車太貼的意外,這意外也像選特首,早知如此,就算了吧。」

阿生說:「不算又能怎樣?我沒有說要怎麼樣啊。」

我說:「既然算了,就好了,要不要吃甜點去?」天,這樣含蓄的安慰法,我還是第一次試用,改天還是要回到電腦面前,再追加一些好言好語。

陳卓賢 莫文蔚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