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畫面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6.10.15
433

在店裏聽到店主教客人以一炷香、兩炷香的時間,計算食材該烹調多久。有點詫異,香有長短粗細疏密,除非店主順帶提供標準的計時線香吧。

不過,的確,有時我也會用香去計時。每次買回來一盒線香,點燃時雖然沒有刻意去算時間,用多了,每一款也會有個約數,當然空調的風速會有影響,這一批燒長些,那一種會慢一點。日本製作的香,一般燒得比較快,八吋長左右的,二十分鐘內完事,有種三吋長的,只能燒五六分鐘。買過一種西班牙的茉莉香,足足可以撐一個小時,日本香疏鬆,生命短暫,要研究起原因,必然有另一番考究。

寫東西時點香,可以提醒過去了多少時間,其實也不是要催逼限定完成,否則用手機當鬧鐘豈不更準確省事。如果沒必要,實在可以慢慢寫,燒完一根,換別的味道,在聚光燈下煙霧繚繞,反而令節奏慢下來,一切都不急。寫作是最容易分心的勞動,腦筋過分活躍,會中途禁不住走到不知何處去,點香會集中精神,像在進行一項儀式,要放尊重點。此事非關宗教, 卻又應該跟焚香沐浴以示虔誠的說法聽太多有關。

焚香報時,畢竟費時失事,鐘本來已經是最佳工具,只是報時以外,計時、感受時光流逝的方式,即使是鐘,也可以分得更細。我懷疑愈來愈少人會在牆壁掛上大大的圓形掛鐘,一道空白的牆壁在香港有多珍貴,怎能輕易貢獻出來。所以跳字鐘當道,或者索性看電腦上的時間顯示最實惠。

然而,此刻是12:21,畢竟跟時針分針開展出來的感覺不一樣。時間若是一塊餅,時針先把它劃成四份,已經丟失了多大塊,一目了然,分針再提醒你每一小塊還剩下多少,對惜時如金的人來說,或者要遲到了趕着出門,該是個觸目驚心畫面。

聞說做電台節目主持的,傳統一輩習慣了看圓形鐘,以那個時間圓餅為憑,每十五分鐘四分一個餅為一節,還可以講多少話,播多長的歌,就看着分針行事,據說這樣會掌握得更好,換了電子跳字的,一時之間會很不習慣。

我也相信,如果約了人下午一點半見面,看見12:47,先運用心算,13:30減掉12:47等於八十三分鐘,跟用眼看時分針交疊出來的畫面,完全是兩回事。所以,如果還有一個原因要我戴手錶,絕不可能是電子跳字錶。

蔡一智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