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體而已,別吝嗇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6.08.20
445

昨夜盂蘭節,一時興起,在街頭幫忙化寶燒衣。我妹妹嗆聲道:「你是第一次在鬼節做這種事啊。」

我不服,連連說怎麼會怎麼會?妹妹問:「是幾時的事?」我說不出來,但經此詰問,一用力,腦海被翻舊帳似的,居然真的就撈起了一塊沉沒已久的石頭,如紅樓夢中通靈寶玉,可惜這記憶一點也不傳奇,只有水影擦亮水泥地上凹凸不平的畫面,時有燒焦了的衣紙飄過。那時的太子道旁,人行道上幾乎幾呎一地攤,大家都在燒。偶爾有車子經過,捲起千堆黑雪。今年車多而燒衣人少,在這冷清的街頭,想起這段也曾幫手化元寶的證據,沒有甘心不甘心。只是奇怪,若妹妹沒有這一懷疑,好端端的,我就不會想起那段水泥路的質感,歷經幾十年,竟然熟悉如跟老友重逢,可,我,有生之年也沒懷念過這老朋友啊。

此情可待成追憶,偏偏有些進入了記憶體裏的,根本沒情,只有景,只一堆零碎的畫面,像無意中按了手機的攝影鍵,可能要到手機壞了,要把資料轉移到新手機時,才會想起有過這一幕。我說偏偏,意思是無論當下日後直到將來,都沒打算要記得,但忽然想起,卻永遠清晰如昨;腦海,果然是個沉睡的森林,太大太廣了,在裏面會迷路,所以,記憶睡醒之前,根本不曉得原來這個也會記得。

這陣子在大台那個機頂盒看了些七八十年代經典懷舊劇集,其中有套叫《夜驚魂》,每集十五分鐘左右,因為短,那些鬼都保有幽魂的氣質,不大講話,因而恐怖,但最恐怖是,之前從沒翻看過,塵封了快三十幾四十年,第二遍再看,好多故事竟然比上星期的新聞還要熟悉。其中有一集叫《四人歸西》,四人打麻將,白茵演的角色不理禁忌,繼三人打西後照打出最後一章西,結果,其餘三人離去時一起遭車禍橫死……。恐怖啊,當電視打出四人歸西的字幕時,整個故事連四位麻將腳的演員,忽然都重新出土,文物也有鏽蝕也有老掉的皮殼,此情此景卻真的如初見模樣。怎麼搞的?從來沒想過,我的記憶原來已經被這些老片段一直佔據着,我那時才幾歲啊。

即時找一個同代同齡人問,「你記得無有個叫四人歸西的短劇嗎?」對方即時響應:「有,有白茵、羅蘭、還有香港八幾那個牛嫂,還有一個,嗯,總之,最後帶走白茵那個是梅超風,欸,即是,黃文慧。」厲害厲害,恐怖恐怖,對方確認沒看過第二遍,佩服佩服。我問:「我們居然會記得,而且一直記着,值不值得,記憶體花了在這地方,願不願意?」

「沒有值不值、願不願意的,反正,這些片段如鬼魂,你沒刻意招它來,他就歇着,不礙事的。記憶體而已,別這麼吝嗇好不好?」

馬國明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