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關於無常、有膽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6.07.09
537

自以為已經掌握了形勢,天機都給他算盡的人,在生命面前是個傲慢的膽小鬼。敬畏無常,對未來一無所知,只知人有極限,不預估得失,才成為無所忌諱的勇者。

我說,敢去算命的人,膽子也特別小。不信?人生無常,嘗試探究命理的人,等於為無常算出有迹可循的常理;我有個朋友,就找了一個無常規劃家,即是玄學家來指點,說他忌水,嚇得他,別說游水,連養魚都不敢,忍痛放棄了這樂趣。我沒算過,不曉得水利不利我,我喜歡養魚,就肆無忌憚養了,有沒有影響到我的運程?管它,我若怕了,就先活得不痛快,更不知道,活得憋屈,算不算是鴻運當頭,美滿人生呢?

你以為創作人擅長天馬行空,都膽大包天?不,創作人的心既柔軟,又敏感,因此也很容易聽到風吹草動,就疑神疑鬼:我這樣,別人會怎麼看?監製會怎麼反應?

能讓他們壯膽,最好靠嚇:人心難測,喜惡無常,現在是誰唱的誰監製的都沒定下來,幾時錄音會不會發行也難說。你說,那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搞創作的,最怕遇上搞企劃的。

企劃者,彷彿已經掌握了瞬息萬變的市場。唉,市場如果是一個人,你還能憑星座血型生肖推斷他個性,揣測他明天喜歡吃什麼。但即使是一個人,也會忽然因昨夜吃撐了,早餐只想空肚,無從捉摸,更何況由千千萬萬人組成的市場?都說,市場很不景氣,那過去的成功方程式,就是計算失敗的證明,還有什麼好算?放膽寫自己想寫的,對不對得起莫測的市場、口味惡估的受眾,誰知?不如先對得起自己再說。

自覺把世事都看透的人最悶,也最煩,每一步如下圍棋,小心翼翼,卻又不見得真能掌握大局。有時旁聽他們說人論事,這樣做,會正中他們下懷;某某這樣說,背後其實是一場陰謀;這個人沒那麼簡單,這件事遠比你想像中複雜,別亂講話,不要沾到那渾水。結果成為有謀無勇的人,最終一事無成。

歷史固然有軌道可尋,從這一站拐到下一站的轉折點,卻每每出於意外,大多數是因為有少數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行差踏錯,因而出軌,為世界帶來改變。是的,歷史如果有絕對的常軌,不如索性今日就預先修纂未來的史書好了,於是,才有「活着也如死去」的說法吧。

與其做個膽小的聰明人,不如站出來,做個勇敢的傻瓜。既然天有不測之風雲,聰明人猜錯了天氣,躲洞裏白白錯過了陽光;傻瓜百無禁忌,淋了一場雨之後偶遇上彩虹。

廣東話話齋,「膽正命平」,如果每條命竟然有不同價錢,長在比較便宜軀殼上的那個膽,反而特別大特別正,正是惡向膽邊生。這個惡,不是發窮惡,是命途險惡,才逼出一個個冒險家。一無所有,失無可失,人生歸零以後,得到最大的資產,就是勇氣。

馬國明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