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追劇與煲劇(一)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6.06.18
603

過去的過去,叫追劇;後來直到現在,叫煲劇。

追劇,現在聽來,真有點淒涼。每日定時定刻,等候電視台開恩似的,來了,有得看了,若那晚剛好有事,或回家晚了一點點,就錯失了,遺憾了。中途若家裏有電話來找,也只得敷衍對方,對方不識相的話,聲線立時可憎起來。

如此被動,如此癡迷,要追的,是個人也就認了罷了,只不過是電視劇,也得那麼乖乖的準時侍候,這種事情現在誰願意幹呢?現在別說娛樂愈來愈多。因為事事講求快捷方便,事情也愈來愈多。一天忙這趕那,有時看見電影台打廣告,幾日幾點首映,也禁不住笑起來了:你當我是誰啊,要我等你?你又是誰啊,值得嗎?

劇集用來煲,記憶中應自日劇襲港開始。發明煲劇這個詞的人,不但了解劇迷心態,想必也是煲劇人。除了把劇集當老湯來辦,一煲就是通宵達旦,更有盡地一煲的意味,劇煲完了,人的元神也散了。日劇十一集的還好,現在動不動五十集,分一星期來煲,往後好幾天都要泡湯。

煲劇時代,就是我來做主的時代,無論是影碟抑或上網,想什麼時候看就看,要停則停,講個電話上個廁所,由我;不想停,不能停,更不得了,我要直搗黃龍,由我號令。

你每一集臨到末段嘗試搞大,玩懸疑,玩高潮剛起,下一集萬勿錯過?你以為這是說書的年頭?別鬧了,我為皇,朕一個不耐煩,連片尾片頭曲都給你斬首,直接跳到要看的地方,無縫交接。

一切我做主,我有選擇權,煲劇進入民主世代,一時間大權在握,一失去節制冷靜理性,就近為所欲為。

我知道有人最任性的看法,是不甘受劇集的限制,不做製作人的奴隸,耐不住劇情的曲折,直接跳到大結局那一集,把眾人終極命運急速拿手裏一目了然。

煲劇能煲出一個人的浮躁,也忽略掉鋪排的苦心,也是始料不及,亦是考驗一個人稟性的遊戲。

啊,講到這裏,下回分解,下集更精采哦。

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