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枕邊伴侶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6.05.28
513

不斷從手機收到警告、恫嚇,臨睡前把玩手機,會引致焦慮、抑鬱、狂躁,除了對不起自己的頸椎、保守輻射侵擾以外,禍害範圍之廣,可以說得出口的情緒病都包括在內。

透過手機知道手機是殺人兇手,實在諷刺,就像與敵同眠,枕邊人忽然扭過頭來對你說,我是來索命的。誰是最理想的牀上伴侶,難說,片刻不能離,直到閉目進入休眠狀態前仍要守護在枕邊的,對很多人來說,就只剩下手機了。

白天依依不捨,怕跟世界失去聯絡,是可以理解的;可到了晚上,還忍心不讓自己活得舒坦一點,何苦。

一個平素十二分淡定的人,泰山崩於前而事不關己,近乎麻木癡呆,我見過他慌張失神的模樣,就是不知道手機的下落。這齣悲劇發生於室內家裏,亥時剛過,晚上十一點多,淡定人變成搜救特工,尋遍所有旮旯角落,最後用最原始方法,我打給他,鈴聲在鬼祟處光明正大響起,淡定人如聞仙音,整個人恢復談笑如常。

我明知故問:是在等待天大信息嗎?有生命中異常重要的人約好了要聯絡嗎?

都沒有,是一種習慣。

習慣了在睡前用手機看新聞,看所有想看?習慣了跟情人未能用真肌膚接觸時,在睡前用手機談情說愛?

又不是,是一種習慣,一時不慣,則不得安生。

以往有人說不知情為何物,不懂得用最簡單的語言說分明,真是沒見過世面,如果這都不叫愛情,就叫這做癡情吧。是的,連充電器都非得放枕頭邊上,豈一個癡字了得。

其實不用專家研究,毋須相信看不着摸不到的電磁波會損害腦部,有這樣一件通靈寶物在旁邊,壓力就足夠影響荷爾蒙分泌了。手機平躺着,人也彷彿在等候中,在等什麼不曉得,在等誰也沒特定對象,隨時候教,一有聲響,馬上處理。這種效率,是白天做活時也及不上的,因為白天多事,夜半應分空閒,無論對人對己,都找不着藉口似的。

讓我在睡前跟手機狠心分手,緣起於某次被責怪已讀不回,只因那回,一個大意的頻睡者,不小心讀了一個信息,一個很小心的發信人,知道我明明看到了,卻沒有回音,於是釀成了不夠重視對方感受的悲劇。為修復嫌隙,並防範以後有類似個案發生,這才把手機放在房外供奉。

如此,我沒讀,所以沒回,先讓我好好睡一回,任何人都不能說三道四吧,不然,就回一段聞一多寫給兒子的《葬歌》,惡搞幾句:「也許你真是活得太累/也許,也許你要睡一睡/那叫手機不要咳嗽/apps不要號,wifi不要飛/不許即時新聞撥你的眼簾/不許屏幕刷上你的眉」。

蔡一智 黃心穎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