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發秘密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5.07.13
437

據說保守秘密,是一件苦事,像喉嚨裏永遠卡住一口痰,先吐為快,又像心裏起了癬疥,得用手久不久往裏頭抓一把,否則痕癢難捱。可同時也是件過癮事,像先天下之憂而憂、樂而樂,每到竅要關頭,說還是不說,就有得掙扎,保持吹皺一池春水的權力,是個還有點分量的角色。

秘密分別人的,自己的。

聆聽他人的秘密,有受寵感覺,若不若驚,視乎彼此關係。除非是:我其實殺了一個人、我偷了人家錢、我欠下了巨債這等重量的,道義上要預備幫上一把忙的。否則,不外乎我愛上了他、我已經不愛他了、我瞞着他偷吃了……每個人都自覺私房事千斤重,吐出來卻的確像一口痰,守自己的秘密太孤獨,於是先作小型試爆,他自己是輕鬆了,接的人也無所謂輕重,不過扮演了一回先知,或者由當事人的口印證了自己的揣測。事主率先向你自首,招供之餘,也不過順便收集意見,做嘉賓評判而已,毋須當總顧問。

然後,這些感情事,如裹住一塊牛油的衞生紙,早晚會露餡,你是全世界第二個人抑或第五六個知道,是當事人親口傾吐,抑或以是非的形式風聞,分別不大。話是這樣說,可每當有人興致勃勃,或唉聲嘆氣,表示有心底話要向你獨家爆料,有幾人忍得住不把頭顱挨近,連呼吸動作都放慢?

幫人守秘密其實不難,因為那秘密很少會有建制派內誰是鬼的級數,事情私人到再找不到「非持份者」有興趣知道,真是千般心事,更復與何人說。阿貓?阿貓是誰?阿貓暗戀上阿狗關我什麼事?阿貓阿狗又不是明星。

至於事主其他好友,如果早晚都會按序知道,更不必多言。每有人要我接下一個秘密,都少不免交代一句,你不要跟別人說……不忍心謝絕的話,我都很用力貶損自己認識的人不多,能複述的對象沒幾個,放心,真想說就說吧,你不放心,還是別說好了。

這事先聲明很重要,因為我就試過在幾個人的閒聊之間,聽到阿貓在說阿狗現在與阿豬原來已經分了手,說得興起時,既有阿貓代言人之權威,又有話題領頭人之榮光。那一刻,我感慨守密與洩密之苦與樂,更驚訝的是,這所謂秘密,明明是阿貓號稱給我獨家,不要告訴別人的,現在阿豬阿狗都知道─阿貓是把一個秘密作批發推廣還好,也可以理解,秘密愈多人知,愈不成秘,覺也睡得好些。最怕是批發人有推廣權,二手零售的,就變成沒信用的奸商了。

知心人會反目疏遠,其中一個奧秘,就是為了一個守不住的秘密。

鄭秀文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