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看字看出眼淚來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5.01.26
517

從字迹看出性情不奇怪,憑字迹看出當時心情,我怎麼看都覺得有點玄、有點神化。若此法準繩,會識字品字的大行家,大可勇奪看相先生測字先生的飯碗:先生,你想測個什麼字,寫下來讓我瞧瞧。唔,最近心神有點不定,這一撇那麼長而歪,哦,是劈腿了吧?

那麼,有沒有人在博物館看名家名帖,受到字迹的情緒影響,看到兩眼通紅呢?難說。台北故宮曾經找導演拍過幾齣微電影,用以推介故宮文化,好讓文物年輕化。其中一集以蘇東坡的《寒食帖》為主題,女主角桂綸鎂在鏡頭前眼有點紅,腔有點哭,哽咽着訴說蘇軾被貶謫到黃州時寫這兩首詩的心情。我這人淚點低是出了名的,但沒見別人淚目,卻總變身懷疑派,心裏嘀咕着:使唔使啊?

蘇軾親筆書寫的寒食詩稿,有天下第三大行書之稱,盛名惹來長情又多情的朝聖者,包括我,早年將高複製版看到聞來聞去,只有嘆息二字,我嘆息東坡字隨意中有種懾人的魔力。後來,台灣美學專家蔣勳專門為品賞此帖而出了本專書,也是從頭到尾在嘆息,卻是嘆息東坡每一筆都在發出嘆息,彷彿看到了對命運的呻吟聲。

寒食二詩乃蘇軾罕有心情烏黑而不留一盞燈的絕作,悲戚得夠絕之作。蔣勳幾乎為這詩的每個筆劃拆解出一幅情緒起伏圖:「空」字很小,好像一個寂靜的空間、「寒」字筆鋒有點銳利尖削,有枯冷淒寂意味,「破」字寫得很大,不但扁癟,而且歪斜,好像快要垮掉的結構,「皮」的左側斷裂了,「石」字擠成一堆……從書法知道了使人內在世界的「破」,被撕裂、被拉扯、被壓扁,如風中枯絮,如垮掉的廢墟。

蔣勳詮釋得很詳細的還有一個「帋」字,是紙的別寫,話說那「帋」最後一筆拖長,像一把刀,像一路追殺的怨怒,一直錐刺向下面細小的「君」字……還有,許多因筆毫岔開而寫出來的破裂線條,都看出如生命之困頓。還有,最尾幾個字,「哭」「塗」「窮」愈寫愈大,那是詩人的表情,愁鬱荒涼困頓,像最頑強的生命、像冬寒禿枝,看似頹敗,卻在內在蘊含隱匿發枝發葉的生命力……

看到這裏,我的使唔使啊又來了。翻查其他東坡墨迹,一些豁達之作,也有蔣勳上述的風格。蘇軾行書明明自稱石壓蛤蟆體,經常左右不對稱,字體時大時小,構成一幅舒朗別致的圖畫,我還以為這是無拘無束的風格表現。

我懷疑,如果這詩並非悲戚激憤,又如果,蘇軾把也無風雨也無晴七個字也寫成這樣,大概會解讀出另一套情緒。寫字人或會不自覺在潛意識中洩露心情,解字人更大有可能有意識地枉自多情,過度解讀。說不定,那些歪筆禿筆,過長超大,只是寫字人為構圖佈局着想,一時貪靚、一時得意,甚至一時失手,我也是個常常被人夠分解讀的作詞者,所以特別明白。這也像照相時忽然對鏡頭笑不出來,臉部每一平方寸肌肉,被讀相者解拆出當事人那一瞬間肝腸正寸斷。人間誤會多的是,有美麗的、淒涼的、醜陋的、歡快的。我不敢對蔣勳老師不敬,有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事實上,那本《蒼涼的獨白書寫──寒食帖》寫的很好看,起碼你會學懂其中一種賞字法,以後看書法,大可跟着字迹看法無限聯想,古人是不會出來為自己平反的。

(ps:看得不明不白的讀者,如有耐性,可網搜《寒食帖》圖像對照。謝謝。)

黃心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