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這個烏龍擺大了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5.01.19
440

先說一件烏龍事件。

曾與朋友得了機緣觀看一幅墨寶,是明末清初書畫家王鐸臨《王羲之闊別帖》真迹。王鐸乃所謂貳臣,即由明臣而降清,官至大學士,此心結一直結到晚年,是否鬱鬱而終,可從同期時人筆記考究,但我們幾個匆忙間,卻從幾十個字的筆劃考究起來。

起先有人提供資料是一六四四年寫的,那年明朝覆亡。然後我們開始品嘗議論:看,這狂草多狂,寫得一氣呵成,字與字之間的連筆都起角,不藏鋒,粗細分明得誇張,可想當時王鐸眼見國亡之悲憤,而且,從一鈎一勒看來,憤大於悲。為什麼是闊別帖?是憑字寄意啊。

過後,吹水時之壯闊波瀾平伏了,一個人冷靜下來做了些功課。看仔細點,當時只顧盯着闊別字迹之情緒,忘了看右下角人家寫了:己丑、王鐸。翻查王鐸作品編年圖錄,在博物館藏以及拍賣會露過臉的,原來王鐸不止一次臨王羲之闊別帖,一次確實在一六四四,當時資料有錯,可能即出於這次拍賣紀錄。另兩次分別在明亡前,以及做了大學士之後,那幅還有清朝大學士蓋章,真是悲憤極有限。至於這幅,己丑乃一六四九年,是王鐸臨終前三年所書,而夾在那兩幅中間,筆法亦一如王鐸草書其中一種典型風格,一對比之下,其中小小差異,亦很難看斷言是晚年悔恨幽憤做了降臣的心迹。這種粗而鋒利的轉筆,也用在許多其他時期其他題材的臨帖尺牘上,即是說,憑字斷書家之心情,是我們自作多情了。

此事提醒了我兩點,一,人多口雜,但容易互相影響,水是愈吹愈興奮的,猶如網上論事,容易被氣氛感染,形成所謂「見障」。一個人的好處,這個不能不提,理性冷靜實事求是。

二,品字斷人,有如相由心生說,有時候倒過來,是我們先有了對那人的有了看法,別有用心之下,就在那人的相裏找證據,試問,那相,又怎能愈看愈透明,像看到了人家心性裏去?

多年前,我曾非常對不起某議員,他還是某大黨主席時,我跟人說,你看,目光閃爍,歪着看人,好極有限。後來公司新聞部主管教訓我,別這樣損人,人家有眼疾啊陰功。嘩,慚愧得我,實在熱血得太冷血了。

早前又有人論梁某人之相,隨着他噴糞愈多,相貌眼神愈來愈像一坨糞,臉頰中間凹陷,像個歹毒老婦。這下學乖了,長進了,急忙代梁某澄清,首先別歧視老婦,你用老婦比喻某人,就是侮辱老婦。其次,任何人不分好歹善惡,上了一定年紀,臉頰凹凸分明是自然生理現象,那條坑,叫法令紋。這也是該人沒有在臉部作假的證明,如此坦蕩,屬稀罕例子,我們一碼歸一碼。言論噁心,有時未必直接即使導致相貌噁心。

這是為梁某討公道的稀有孤例,要多虧王鐸。一個是服侍兩朝的貳臣,一個貞忠不貳之X臣。

馬國明 許志安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