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鳴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9.02.03
87

新春之喜,也許用以下經歷作為迎年文章也不錯。

三位朋友擁有使用頌缽(singing bowl) 的習慣,是佛門法器和先民的樂器,亦可作為振頻及心靈療癒的工具。頌缽得間中清洗,非用抹擦那種表面上的清洗,而是得抵達靈氣充裕之地,讓天地之氣使之活起來,我笑謂那是形而上的清洗。或像文學用語caesura(詩行之間的停頓,停頓句讀),一種休止,一種節律的停頓,小規模的re-start,以創出俐落感。

他們選擇到梧桐寨清洗,即林村河的上游,由於牽涉遠足,他們見我好此活動,而且對冥想並不抗拒,縱使我對頌缽一無所知,他們還是拉我一道去了。首先值得欣喜的是香港地小,卻有如此一片瀑布區,我們四人四缽,在瀑布下互相共鳴,這還是我首度「玩」頌缽,笑言願望是紓緩肩頸痛楚;我份人好實際。開始時,我甚至沒法讓頌缽磨出聲音,未幾掌握到要點,就什麼都不想了,純粹享受一種精神集中而放鬆的感覺,三位朋友卻一臉驚訝,那位擁有該缽的朋友說:「你讓這缽變得很外向,聲音幾乎都是往外走的,好大聲,我從沒見過這缽的這種特性,你好像帶出了它的某種面貌。」然後我換一個試試,情況相同,聲響甚至愈發宏亮。有聞缽音反映用者之性情,哈哈,我是外向型。

這固然不代表我擁有超常的慧根,想說的是,在那個時刻,我覺得自己擁有了美好:好山、好水、好空氣;汗水、呼吸、軀體;朋友的好意、無條件的友誼、請我嘗試的善意,甚至是對於嘈吵的我的一份按捺;嘈吵,所指並非和諧響亮的頌缽之音,而是作為那麼一位「外向」的人,總是大口大口地說話,他們三位如同身邊所有疼我的人,定必曾經忍受我的嘈吵雜音吧,我的怒氣、任性、倔強,但他們照單全收,以欣賞和體諒之眼看待,我感到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在那片刻齊全了,並且互相共鳴着。

怎麼能想到自己忽然到瀑布下玩樂一個下午呢?這天以隱喻的姿態出現,多麼奧妙,精采。

新年來臨,祝願各位找到鳴音,讓磨擦導出發現,在隨機裏看見意義。

許志安 黃心穎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