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韻芝:呃呃氹氹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8.09.30
236

《呃呃氹氹One Night Stand》一個月後公演,籌備之時,難免經常想起呃呃氹氹四個字。
沒有東西比起告訴他人自己正在創作笑話更難堪,沒有東西比起替自己的笑話分類更尷尬,人們總是問:你的秀會談什麼?事實上每位獨腳喜劇演員都會在秀中談及很多,但你最好準備一、兩個搶耳的話題,縱使到最後在表演中毫不提及;所有棟篤笑的秀前訪問都是呃呃氹氹。
阿SK(存在主義之父Søren Kierkegaard)喜將幽默滲進著作,使用喜劇手法突出人類處境的內在矛盾,以笑呈現有待發展的人類靈魂。他筆下不單經常出現「趣點」(笑話,或具笑話原理和結構的部分),亦顯露他高度意識事物何以有趣。笑,從不是蒙混的手法,笑的功能並非將一切「笑過去」,而是以笑呈現,以笑揭示,以笑明悟。然而接受訪問我們都不提及這些,我們會準備一、兩個搶耳的話題。
踏進「呃呃氹氹以求生」的年代,當人們感到世界混沌,宏大願望遠如天堂,道德總在高海拔,便行使騙術。置業無夢,或純粹無夢?不打緊,多去幾趟日本,天天飲用珍珠奶茶,將快樂分化為一粒粒珍珠,逐顆逐顆慢用,誰都拿誰沒轍;自欺者不蠢,然而自我呃呃氹氹是當代求生本能。醫生表示要服藥丸,病人害怕面對,選擇先全身麻醉。
但這個年代不壞,至少絕非「最壞」──在經典港產片《烈火青春》的八十年代預告片中,旁白用八十年代腔口讀白:「無根!抑壓!苦悶!徬徨!」我驚訝每一個年代,我們都說自己無根、抑壓、苦悶、徬徨,每個年代都有人搶着聲言「這是最壞的年代」,今天我們亦然;長期處於自我燃燒狀態,我懷疑此乃港式搖滾精神。年代壞在「你覺得很壞」,但這就是我們,內心是搖滾巨星,卻騙自己是平民。

惠英紅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