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石頭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7.08.12
1462

(加拿大Juan De Fuca六天背包野營之旅後記)

那天那天那天。至今遙憶依舊意難平,大抵因為征服不來而忿忿不平;面對惱人的事,有時也不知道該征服它,還是忘記它。那該死的石頭。

越過吊橋以後,我們朝向Sombrio Beach進發,離開林蔭後沿海而行,得在石灘上走一大段路。猛烈的陽光蒸發掉人的意志,將石頭曬得發燙,熱氣由下而上襲來,使人沒處可逃。石頭的體積尷尬,不大至足以跨石過石,卻又不小至可以當作碎石路況,它們鋪蓋整個灘岸,一層又一層的,表面光滑,踏上去時直在晃動,稍有不慎便會失衡,棄石面轉而踏在石與石之間的縫隙,則會犯上扭傷之險。石塊間不時出現粗大的海藻,上面聚滿蒼蠅,途經時蒼蠅羣舞。當然是因為走不慣,可惜最終也不見得習慣。好討厭。這路況使人渾身崩緊,士氣低沉。那個下午走得最費勁,分不清疲憊來自心煩氣躁還是實際的勞動累積。也真的開口投訴了,大喊操你的石頭,隨之而來的傻笑不見得帶來紓緩。在石灘走了一個小時以後,我忍不住了,詢問當地嚮導James還有多久達陣,他說出一個大概時間,接下來,戲肉來臨,我發現自己每隔十分鐘瞄手錶,感到時間過得無比緩慢,心力都花費在數算疲累之上。超過預計時間以後,每一步都是煎熬,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那天超出原定時間的四十分鐘才抵達營點,那四十分鐘是整個旅程裏最為痛不欲生的部分,比起往後被喻為更加艱辛的路段痛苦多了。不問白不問,問了就用框鎖住自己了。別問何時到達,別問將來如何,你一問,意志就會動搖。放棄總是因為開始問問題。真有其事。

許志安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