嚮導James(二)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7.06.24
4050

(加拿大Juan De Fuca六天背包野營紀行)

James,我們見過最獨特的人;朋友跟我一致認同。回港以後,將菲林沖曬,朋友指着一幀內有James的照片說:「他徹底地融入在環境之內,彷彿他正是自然的一部分」是哦,多麼神奇。朋友跟我間中偷拍對方,照片無論如何仍然像「一位探訪自然的人」 恍如人跟環境各自獨立存在,人如一面旗幟插在環境之中,隱藏着某種空降感和暫時性。主角是James的照片卻投射出一份並存的和諧感;也許是他的氣場所致。後來我將一些照片電郵給他,他回信表示自己最愛的是沒有他在內的照片。

「有時看見步道上的足印,我會想,他是誰呢?他有什麼故事?說來好像有點傻,但我會幻想他們的故事。」那天在沉默滑過以後,他帶笑回答說。他間中有些奇想。在旅程中途,我們發現手捲煙的煙紙用光了(千算萬算,偏偏漏在煙紙),不抽煙的James果真審慎地思考起來。翌日提議嘗試用horsetail──路徑上經常出現的蕨類植物,又名節節草,莖呈節狀,中間通空,直徑確實跟幼身的成煙相若;他在想有沒有可能直接將瘀草塞進去代替捲煙紙,隨地找來一些枯乾的horsetail,我們趁午飯空檔猛試,他滿心期待地盯着我們,「燃起!燃起了!燒了!吸不到……吸到!又好像不是……」試驗失敗,三個傻人哄笑一場。

離開JDF以後,我們還保持一定程度的書信往來,說說簡單的事,例如他讀畢《老人與海》了(話說某夜在海灘的營火前,我用朋友的kindle有一句沒一句地朗讀《老人與海》,一口氣竟讀了三分一部書。道別時,他表示自己想知道那故事的結局)。James成為了那個國度跟我的聯繫,對於那陣海風或那片星光的思念,盡化作寫給他的短信,問候他的近況使我感到自己跟那步道仍然保持着真實的牽繫,讓那六天不僅屬於過去,而是一直延續,直至它在自己生活裏的身影處處。

(完)

黃心穎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