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呆青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7.01.28
786

「時下年輕人,許多都很呆,腦袋滯慢,亦無意假裝敏捷,問一句,答半句,表情經常處於「處理資訊中」的狀態。《北非諜影》,他們沒聽過,合理。不如聊聊《Black Mirror》,他們聽所未聞,好吧我們談Facebook,他們又好像想不起有什麼值得談。」朋友說。我偏向維護年輕人,然而撫心自問,我見過許多呆青,瞎眼維護,老實說不過去。面對「一代不如一代」,一般應對方法是「回憶」──遙憶從前的人,用他們來跟當代比對一下──可惜在回憶裏,我就是年輕人本身,換句話說是不夠老,回憶資料不足。若果一盆冷水倒在年輕人身上,斷言他們腦袋滯慢,未免過分草率。

新年期間跟一大羣年約二十五歲的人玩遊戲(鬥地主、Killer之類),他們聰明到不得了,懂得看時勢、閱讀對手的心理,亦懷着征戰的耐性,或許有人認為「他們只懂玩,幹實事時卻癡呆」,然而有個理論:「識得用其實就好好用」。如果我們全然否定年輕人的價值,對整個社會而言也很可悲,這就如我們儲備金錢以備將來之用,卻同時自行宣告那堆紙幣作廢。

年輕人當中的確有許多腦袋未開發者。有時發展腦袋依靠的是心,心意夠強,有了原動力,開始鑽研,就能透過特定範疇來建立世界觀,就像兒童因為日本動畫而對德國鄉鎮產生概念。現代人花費大量時間在大量資訊上,抓不緊東西來建立熱情。這個敗壞的附屬現象,是整個地球仍未解決到的問題。另一方面,與其說年輕人都很廢,不如說現在人們特別容易目擊他們的廢;無知者能夠肆意發表,讓人產生他們全都無知的錯覺。坦白說,精英,從來都是小羣體,能夠脫穎而出的,從來都是少數,我開始懷疑舊年代跟新年代的「菁英/呆人」比例相若。每當遇見新入職同事反應呆滯,我納悶本人父親的年代(他是廠長),在整間廠裏,其實也只得一、兩位精英。當目睹據信學識不淺的政客們的無知行為(跟政向無關,而是執行手法),我開始確信那個比例。

馬國明 關智斌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