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倫敦(終回)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7.01.14
711

在大學裏,來自巴西的Ro是最慷慨的同學,他會在家裏籌辦派對,亦歡迎我在任何時候到他在Stoke Newington的家裏住,從不問要住到何日,從不叫你購買面紙;他是我的倫敦余迪偉。

Ro搬了。住到核心區域Angel,仍在造藝術──這是分外使人肅然起敬的一面:他仍在做藝術。日間上班,有空時搞搞民宿,夜裏研究他所愛的。

在美術學系畢業以後,許多同學都放棄了藝術。「不知怎地,不想搞藝術,甚至連看藝術也不想」──這是幾位同學給我的回應,不知怎地,我感同身受;回港那年,我連美術館都不想去。也許一切只是相對過久的飽滯,也許此刻只是重逢以前的暫別;修過美術的人,不能真的完全放棄藝術。

而Ro選了艱苦的路:工藝(craftsmanship)。他甚至覺得自己只是craftsman──鑑於當代藝術的「被歌頌點」並非工藝。鑑於在地位上,藝術家跟工藝者或設計師被普遍認為存在着距離──「叫我工藝者,設計師,什麼都好,我不在乎。在工藝上,我僅初學者而已,我剛報了一個新的課程,天哦我真的喜歡。」天哦Ro,你是我所認識的最酷的巴西漢子。

我到Angel探訪他的新居,他如當年一樣叫我到他家裏住。其實那年留在倫敦的最後兩周,沒了宿舍的我正是住在他家裏。我說感謝,下次來時,我想看到你的藝品,或進展,什麼都好。然而我最想道謝的,是他的存在;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像Ro的朋友,告訴你當年他說過要追的夢,他至今都沒有放棄。(全文完)

黃心穎 蔡一智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