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倫敦(七)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7.01.09
735

猶記得當年東倫敦線延伸工程開通(說到彷彿遙憶前世一樣,其實只是二〇一〇年的事),只需數個鐵路站,就能夠由我們大學位處的New Cross直達Dalston,哇我們一眾東南倫敦人開心到發瘋,開通的首個周末盛裝上車,每個人心裏都知道自己當晚不會回家,浩浩蕩蕩地出發,不見日出,絕不歸去。

當年Dalston非常犀利,那裏有藝術電影戲院,爵士樂酒吧,有名的(酷的)夜店Dalston Superstore和Vortex,在店外流連的是美術科學生、獨立音樂人、gay and lesbian或trans,除此之外,幾乎什麼都沒有了!就是因為啥都沒有,混亂危險,三尖八角,才厲害;當時該區未被正式「開發」──如果玩得夜,請準備坐在街邊等日出,等待時,請當心被打劫──就是Gareth Pugh將工作室選址在該區的地方。如果交通方便,有大量中產時裝店、咖啡室,我們才不會去。

今次重遊倫敦,我堅持住在Dalston,是為了回憶。得悉此事的朋友認為我是白癡:「平白無事住到那麼遠,幹啥?」是的,因為Dalston的氣場已經所餘無幾。街上有遊客。夜店不再酷。九英鎊一杯雞尾酒。就如Gareth Pugh經已不復當年勇,其工作室亦已遷離,因為租金以倍數上升……此刻明白,當年鐵路開通的一夜,預示着稜角之死。

夜裏,我獨自在街上走着,感覺該區安全多了,但心裏有一個角落死了;對一個區域的期待變成永不復再的回憶,就像前世的畫面。我苦笑。明明只不過六年。(下期續)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