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第一個羅馬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6.07.23
510

某年(大約二十歲的時候),我計劃逃走,當時在想:一定要去意大利,就為了費里尼。把心一橫,就跟一位友人飛往羅馬,縱然我有一整本書的稿子未交;因為那只是逃走,而非真正的假期。上機以前,我因多天沒睡而犯上感冒,下機之時,當作自己龍精虎猛地遊玩,到訪許願池(Trevi Fountain)、鬥獸場(Colosseum)、萬神殿(Pantheon),夜裏則回飯店趕稿。感冒愈來愈嚴重,其中一方的耳朵開始耳鳴,服用成藥無效,耳鳴愈發加劇,喉頭如被火燒,數天後,我投降了,試在當地找醫生看;原來在羅馬找醫生是非常複雜的事,至少當年的經歷如此,主要因為溝通不靈,以及極短的應診時間。

電話中,護士給予預約期:兩周半以後。朋友看我的病情每況愈下,最後落得攤在上猶如半死。唉,她真的非常無辜,假期給毀了,換來一場操心。我倆原定下一站行程是乘船到希臘,最終決定她獨自上船到希臘,我獨自上機回港就醫。不出一個下午,在機艙內的我明白這是最糟糕的決定,機上氣壓讓我的耳膜極度痛楚,十多小時的航程裏,每秒也在劇痛中禱告,抵港時,耳朵經已完全聽不到任何聲音。聯絡耳鼻喉科醫生,護士聽我在電話中略述病況以後,命我稍等,再次提起電話筒的時候,她說「請立即前來。立即。」診所中,我越過排隊的人龍,獲得醫生立即接見,他用電筒往我的耳朵一照,盯我,彷彿在疑惑什麼:「你知道自己有多幸運嗎?耳膜竟然沒有在飛機上穿破。」耳積水問題十分嚴重,足夠讓耳膜擠破。事實上,我當時最不該幹的事,正是乘搭飛機。

這就是我首次到訪羅馬的經歷,每次回想的最大感受,是對那位朋友的內疚。現在但凡提及費里尼,我也會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耳朵。

許志安 鄭秀文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