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祖婆的信(四)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6.05.14
463

從小開始,我們喊你做「祖婆」,後來才知道別人都將外婆的母親稱為「太婆」。對於「太婆」這稱呼,我感到好陌生。外婆的母親就是「祖婆」嘛。

祖婆,家族裏每個人總是談起你的「雪糕事件」。當時,你的孫女—即是我媽—看見你吃雪糕,雙眼發亮,你竟說:「放心,到你拍拖時,會有很多好東西吃」,然後你回過頭去,若無其事舔雪糕,孫女就一直眼巴巴盯着。「怎麼有人這麼不靠譜?連雪糕都不分一點給孫女!」「應該在吃雪糕尖時走遠一點囉!(我婆婆叫那做雪糕尖) 」「可惡!」這就是大家對於此事的評價。我上年聽聞這故事,哈哈大笑,向你投以支持票—

「祖婆幹得好!我明白她!」

「你不覺得很可惡嗎?」大家說。

「不。我真的明白這女人。」

「一生艱苦奮鬥,終於能夠坐下來吃個雪糕,你就好好讓我吃那個雪糕吧。就是這樣。」自問不為誰辯護,而是出於理解而已。另一邊廂,我幻想年少的家母呆看她的外婆吃雪糕,噢媽媽,你多可憐哦。

無論如何,我認為你這一着很瀟灑……大概家族中只有我一個人如此認為。

雖說「可惡」,沒有人真的討厭你,畢竟大家感悟到你內斂的愛。

你好兇,半個長洲皆如是說。彷彿幾乎所有人每一次形容你,都必須強調你的兇惡才感到圓滿—這包括你的女兒、孫孩、鄰居,或許芳姐。芳姐就是你女兒(我婆婆)的知己哦,你那不准她跟女兒談話的女孩呀!上星期,芳姐向我提及你:「她總是破口大罵!『你倆有什麼好聊?別談!』 哎喲,我倆不准聊天的!」這段被罵歲月,卻只讓婆婆和芳姐的友誼更為鞏固,二人一直緊緊連繫至今。祖婆,你的粗話,現已化成她倆之間逢說必有效果的笑話。

(下期續)

馬國明 惠英紅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