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地獄 的種種原因(下)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6.04.16
550

自問從沒見過如此害怕苦味的老人,苦茶,她怕得要命(特別喜歡藥味的我可覺得非常甘香)。一般涼茶如火炭母,她還是怕。西藥的藥水,只喝一羹而已,她拿出話梅、葡萄乾來佐口,伴藥品吃清了,還未碰那羹藥水。喝苦茶時,她總是不停大叫:「媽媽呀!好苦呀!苦過弟弟呀!」抱歉,我知道不孝,但每次聽到,我還是笑,笑着跑出去圍觀。「好苦呀!全都還給媽了!」然後她靜下,發呆。又喝一口。「好苦呀!媽媽呀!給老鼠喝算了!」然後靜默。發呆。劇情重複。我一直笑,甚至等待她重新再喝的一刻。花生客。哈哈哈,就算下地獄我還是會這樣做。

也許我需要下地獄很多次才足夠。廚房中,她忽然大叫:「救命呀!救命呀!」我衝出書房,逃經走廊時踢到腳趾,懷疑上天已經開始懲罰我,我跑着叫:「怎麼?發生什麼事?」只見她坐在小椅上,手中拿着乾海參。「海參有眼呀!有眼睛!」她驚慌又無辜,電視劇中主角誤殺親弟的表情。我端詳海參,哪裏有眼?她一臉驚慄:「有呀!有呀!全部都有!呀— —不關我事的(抱頭)」我猜她以為自己見鬼,而我—大笑,捧腹大笑、人仰馬翻那種大笑,毫不留情地,指着她,瘋狂地笑。我一定會下地獄,連煉獄都省掉,暫時受罰有待潔淨的機會,絕對不會獲得,只直接被判下地獄。—我一邊笑,一邊內疚,但笑意不敵憐憫之情,我勉強着安慰她:「刺參,是會有凸出來的……哈哈哈哈!對不起哈哈哈哈!」看,我多糟糕。接着她開始笑,我倆對笑了很久。晚上,我坐在她邊,她喃喃自語:「怎麼有眼?」我再笑。

婆婆,感謝你給我的所有笑聲,為你下地獄,我還是願意的。

馬國明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