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墨傷筆》封面故事(下)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5.10.19
477

上文提到:兩年前偶遇藝術家Robert Weingarten的攝影系列作6:30AM;他花了一年光陰,每天清晨6:30於同一地點,朝相同方位拍攝大自然的變幻。

兩年來,我沒有遺忘這系列作品,但也沒有記起,直至緣份讓我再次「遇上」它。今天的我,生活作息作出了三百六十度的整頓,變成早睡早起,放慢生活的人。我愛上大自然,愛上走路,建立了一些牽涉專注練習的興趣,在乎心性鍛鍊(至少以此作目標),覺得深度比起多樣性更為吸引,相信「內在的事」比起「表面的事」更為宏大;我驚訝,原來自己默默朝向靈魂的意願走去。經過兩年光景,重看「6:30AM」系列,發現自己更為之動容。作家Pico Iyer在著作中道出重點:也許我們需要的,是哪裏都別去;靜止。唯有靜止,才能將所見所聞化為見識,唯有靜止,才能透徹理解過去、未來、和自身。

事實上,靜止是開拓經歷和視野的方式。在充滿誘惑的年代,人必須刻意的「不選擇」,才能成就選擇;刻意的「不回應」,才能找到合切的回應。

由於快將出版新作《宿墨傷筆》(Overnight Ink),我在想:如果封面是清晨照片的話,再好不過。我寫了一封信給Mr. Weingarten,冒昧請求他准許我以「6:30AM」系列內的作品作為本書的封面,心裏不敢存半絲希望,既不清楚他會否查信箱,更別說他的作品已在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展覽。兩周後,竟收到回覆,他的助手說:「Mr. Weingarten首肯了。」他的善意和一點緣份,成就了這一個容許。在此衷心感謝Mr. Weingarten。

當閣下拿起這本書的時候,試想想:曾經有一個人,每天佇立於同一個灘岸,用影像紀錄一些東西,思考了一些事情。然後有另一個人在若干年後,就在他的對岸(聖莫尼卡灘和香港之間只相隔海洋),每天用文字紀錄一些東西,思考了一些事情。希望大家喜歡這部書。(全文完)

黃心穎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