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就走了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5.07.30
448

生生死死,可以用來形容本宅小盆栽,大的好端端,唯獨小型盆栽容易「無故」陣亡;所謂無故,只是因為我們找不出確實的枯萎原因。致電花圃問個究竟,他們如是回答:「老實說,種植有時也講彩數,就像人一樣,有時小病痊癒,有時忽然離去,很難說個確實原因。」倒也是,始終婆婆—她是本宅園丁—從不忘記澆水,而且陽台的陽光充足,泥土看來非常健康,誰生誰死,實在讓人摸不頭腦。

還記得我們有一株臭草嗎?廿塊錢購回家,當時高不過一隻手掌,它的生長速度戰勝同期購回家的四株香草,甚至勝過我們更早開始種植的小花卉,在一眾小盆栽中脫穎而出,又綠又嫩,長高至我的腰間,生命力可謂跑贏大市,因為它,我吃過好多趟臭草綠豆沙。上個月,它忽然離世了。每天打理植物的婆婆,形容情況為「彷彿一夜之間死了」,沒徵兆,缺乏明顯原因。如果硬要追逐一個原因的話,我會告訴你:「因為它見孩子長大了,就安心走了。」

事件是這樣的:由於這株臭草相當茁壯,婆婆想到要插枝(扦插法,將部分剪下,直接插到泥土中繁殖獨立的新盆栽),首兩次插枝都不怎麼成功,長不到一會便枯了,再接再厲,婆婆嘗試第三次。這次成功了,不單極速穩定下來,而且長得好快,葉子厚綠,生來一副戰鬥格。就在我們欣喜之時,它的媽媽—那株高及腰間的臭草忽然在一夜間枯萎。

婆婆對植物的生死看得很隨便,她認為植物死了,便會開始停止澆水,等待陽光充沛的日子連根拔掉,曬晾泥土,轉種新的。我比較大驚小怪,心頭感性起來,老是慨嘆:噢死了,為什麼死哦?為什麼?她從不去想為什麼,種新的就是了,有時甚至不去救大病的植物,我只能說:她看得很開。那株伴我一年半的臭草媽媽,讓我猜想出「安心就走了」的原因,將之告訴婆婆,她覺得我是傻的。無論如何,這是我選擇相信的原因。人總要抓緊一點什麼來相信。

鄭秀文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