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墨傷筆

卓韻芝.卓韻芝奇遇記
2015.07.16
433

使用毛筆書寫以後,必須將筆清洗乾淨。墨水逗留在筆上枯乾過夜,會傷害到筆毫,這就是「宿墨傷筆」。

近來重拾兒時書法的小興趣──其實是決定學書法以後,才想起兒時曾經學過一陣子─寫得非常不濟,但能夠在生活裏安靜下來,讓自己「重新看見」每個字,實在是美妙的感受。有時感到心情煩躁(多數是因為工作和香港濕悶的炎夏),轉身拋開一切,叫自己坐下來,頭正身直,好好地寫個字。習字時,記憶湧進腦海,記得兒時在灣仔藝術中心學書法,我在班中出名寫得快(明顯是惡名),還洋洋得意,覺得怎麼他人寫得如此慢。下課時趕着離開(媽媽會來接我),草草洗筆,墨中膠質都凝固在筆上,每次上課時,筆毫硬掉,毛筆發臭(明顯是因為下課後沒有練字),便將乾硬的筆鋒往墨碟拚命的擠,聽來也覺得恐怖。虎頭蛇尾,心急人做恐怖事。此刻遙憶,實在不好意思向別人提起自己曾經學過書法。

宿墨傷筆,多好的概念,大概我們也當如此生活?煩念俗念,不隔夜。讓煩念黏在心靈過夜,傷的,是筆,也就是主體本身。也許因為自己是創作人,腦袋成為製造緒念的機器,念頭多,處世功力未練得成,也就需要花點氣力,才能將念放下。幸好也因為自己是創作人,空白的文件檔成為抒發的好工具(每次開啟空白的文件檔,便產生一種興奮的恐懼,有點像與高人前輩會面的感受)。從前多是想到稿件怎麼用才書寫,現在一旦心生繚繞不散的小念頭,便寫,管他幾多個字,是否能在雜誌發表(時下雜誌只肯要一千字以下的文章)。管他寫得好不好,當作發個燒冒一身汗,當作保護心靈的小技。念不過夜。宿墨,傷筆哦。

黃心穎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