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體育專訪】廣源邨孕育的羽球手 葉姵延連打三屆奧運

體育
2020.06.15
168
撰文:徐雲攝影:鍾漢平

「我的人生目標,是從跌到最低時開始,不想倒下來,就要找一個令自己爬起來的目標。」綽號黑妹的葉姵延,是香港唯一打過三屆奧運會女子羽毛球選手,人生第一個目標,始於中學二年級的首次挫敗,跌倒後用了一年時間慢慢爬起來,自此開始明白人生前進的動力,始於一個又一個的新目標。

2020-06-1512-38-06黑妹葉姵延在沙田廣源邨成長,「小時候我住在廣棉樓,後面是我和弟弟讀的幼稚園,前面是我們的小學,現在雖然搬到大埔,不過每逢農曆年,我和爸爸都回來拜年,他見自己的舊朋友,我就約舊同學聚會,剛才在附近餐廳還遇到小學同學呢!」這裡孕育了她對羽毛球的熱愛;小學一年級,父母忙於工作,每天放學她帶着弟弟,到廣棉樓旁邊的社區中心,那裏有義工教他們做功課。

每天做完功課,就可以在會堂玩乒乓球、康樂棋、籃球和羽毛球,各種運動中她認為最好玩是羽毛球,因為走動範圍大,輸贏都是自己控制,羽毛球滿足她喜歡挑戰和刺激的性格,她模仿男子球手的打法,擅長雙腳起跳劈殺,小學階段在區際及校際比賽都取得不錯成績;中學考進賽馬會體藝中學,獲前港隊運動員鄭暉燕老師推薦,加入體育學院接受訓練,她說﹕「我以前很頑皮,不會認真聽教練的話,更不知道什麼叫運動精神,中二那年教練帶隊去廣州集訓,我對離港外遊的機會好期待,結果人人都有得去,連年紀比我小的隊員都可以去,偏偏剩下我一個不能去。」她跑去和教練理論,教練的理由是她「打得差,不能去。」

葉姵延雖然搬離廣源邨,但不時與家人重遊舊地,探望街坊好友。
葉姵延雖然搬離廣源邨,但不時與家人重遊舊地,探望街坊好友。

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打擊,以前就算比賽打輸,總有打輸的原因和理由,這次猶如告訴所有人,她是全隊打得最差的一個,當時很難過和不忿氣,告訴自己一定要努力,目標是打贏所有人,成為球隊中的第一,她第一次為自己訂下目標,開始認真面對訓練,每次辛苦到想停下來時,目標就成為動力,一年後終於成為全隊第一。

中學四年級暫停學業,轉全職運動員成為香港代表隊,她遇到教練兼人生導師陳智才,人稱「才叔」的陳智才是香港羽壇名宿,「他像我半個爸爸,在運動和人生路上,每一個階段都有他在旁邊扶持,當年不敢和父母說轉全職運動員,才叔幫我向父母開口,他不單教我打波還教我待人處事,最記得○六年在多哈亞運取得銀牌,是我人生第一面國際獎牌,才叔提醒我不要飄飄然,運動員很容易被獎牌絆倒,他的提點令我冷靜下來。」結果她從亞運到北京奧運、倫敦奧運及里約奧運,其他人每天練兩課,她為自己加操苦練,為備戰里約奧運,更穿上二十磅的負重背心,加強體能及步法的訓練。

葉姵延認為人生任何一個階段,為自己訂立目標都是非常重要的事。
葉姵延認為人生任何一個階段,為自己訂立目標都是非常重要的事。

很多人好奇她用什麼球拍?穿什麼球鞋?在球場上比賽更能發揮水準,黑妹說:「我認為進步的唯一方法就是苦練,小時候家裏環境不好,我是一雙白飯魚走天下,知道爸爸、媽媽搵食艱難,不會要求買彈跳力好的波鞋,也不會羨慕其他人裝備比我好,球拍斷線就去換線,連木框打斷也不捨得換拍,情願花幾十塊修補,一枝三百元的球拍,對我來講是奢侈品好愛惜,知道機會都得來不易。」

這兩年,面對退役問題,黑妹也曾經苦惱和徬徨,「這是很多人想問,我也不止一次問自己的問題,雖然已經學會不在意別人的看法和眼光,但自己體能不及以前也是事實,才叔教我要享受打羽毛球,當面對技不如人,又或者體力不及對手輸波時,我仍然會難過和失落,還沒有做到享受打羽毛球這個境界,現在的目標是學習如何享受打羽毛球,不論賽果如何?享受每一場比賽,羽毛球不論是當年六歲,還是將來六十歲,都是我最喜愛的運動。」

江旻憓 吳安儀 曹星如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6/2020-06-1512.39.15-20200615043941-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