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運動專訪】跑山治癒舊患 梁影雪山野賽連奪三金

體育
2020.03.02
115
撰文:徐雲攝影:張保祿

「○九年因為傷患,最痛時連行路也有困難,我以為再也不能跑步,宣告結束運動員生涯,想不到峰迴路轉,轉換跑山道越野,不單醫好舊患,還為自己創下一個又一個的新紀錄。」香港越野跑運動員梁影雪,去年代表香港參加世界山路錦標賽,今年一月,一口氣在三個不同山賽長跑中取得金牌,其中兩面個人金牌,更是承繼去年強勢蟬聯冠軍。

城門水塘附近的幾座山是梁影雪練跑的地方。
城門水塘附近的幾座山是梁影雪練跑的地方。

梁影雪當年叱吒長跑界,可是當她站上跑壇巔峰的同時,開始出現暗湧,「我從小喜歡長跑步,看着紀錄不斷被打破很有滿足感,○八年左邊梨狀肌(臀部)開始痛,當時以為小問題不為意,愈來愈痛,治療後不痛,以為康復繼續練跑,可是一跑又開始痛,逼於無奈只好放棄長跑。」

一四年,朋友報名參加毅行者,四人組成的隊伍要攀越香港二十多座高山,在四十八小時內完成一百公里的賽程,沿途需要有不同的支援隊協助,朋友邀她在最後一段路程擔任支援,「賽前需要參加訓練陪跑,可能因為以前長跑的基礎,陪跑時我的速度比正選還快,最奇怪是舊患沒有復發。」歷時幾年用盡各種療法的舊患,卻在越野跑後神奇地不藥而癒,「之前長跑身體未能負荷高強度訓練,梨狀肌被拉傷了,越野跑沿途有泥路、碎石路、還有很多梯級上落,增強了梨狀肌的強度,所以舊患不再疼痛。」

梁影雪愛上越野跑後,又再不斷破自己的紀錄。
梁影雪愛上越野跑後,又再不斷破自己的紀錄。

一七年,阿雪與曾進傑、黃浩聰、鄧晨金組隊,參加毅行者精英組獲得亞軍,更打破男女混合組紀錄,之後越野跑的成績不斷創新,去年與黃浩聰成為香港代表,參加世界山路錦標賽,當年對長跑的熱火像重新燃點,「以前每天都期待放工,下班執起大背囊,跑去運動場訓練,是我最開心的時刻,現在星期一上班就開始期待,希望快點到星期五,周末、周日可以上山練跑,這種充滿期待的日子,又有機會重溫,感覺好充實。」

阿雪越野跑屢創佳績,但一開始曾經因為跑得差,被拍檔嫌棄,本來說好的組隊參賽,練完一次,看她落山太差,擔心被拖累馬上斬纜,講明不會和她組隊,「被人嫌棄當然生氣又難過,但我的性格不容易服輸,雖然落山差是我的弱項,但我相信只要肯苦練,就可以克服,當時用了很多時間練落山,日思夜想,連睡覺也夢見自己在山上跑落梯級。」

梁影雪認為長跑無捷徑,想進步只有不斷苦練。
梁影雪認為長跑無捷徑,想進步只有不斷苦練。

從長跑轉越野跑,阿雪認為要先學識「放下」以前的成績和紀錄,「我跑十公里的成績是三十七分二秒,以分鐘做計算,越野跑一百公里跑十二個鐘,以小時做單位,很容易貪心想跑快一點,我的經驗是你要忘記過去,不論是時間抑或獎牌的榮耀,一切重新開始,當自己是新人虛心學習,做新人被看低、被嫌棄,是很正常的事,只要不看低自己、不嫌棄自己,成績自然會慢慢提升,我覺得自己比較優勝的地方是捱得。」

74626960_10215483117566749_226762711176839168_n
越野跑須知

越野跑近年在香港很受歡迎,梁影雪是昔日長跑健將,接觸越野跑後感覺與大自然更加親近,不論對身心都有很大益處,不過很多人經驗不足,很容易在越野跑時發生意外,「不論初接觸的新手,還是經驗豐富的跑手,最重要是結伴同行,因為跑一整天,沿途有伴可以互相照應,其次是注意天氣情況,不要貿貿然出發,還要帶充足的裝備包括水、能量食物及手機。」

吳安儀 江旻憓 曹星如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2/p200211a12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