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運動專訪】視柔道為人生得意技 黎耀朗享受撻對手落地  

體育
2020.02.24
212
撰文:徐雲攝影:鍾漢平

柔道「得意技」,是指運動員在比賽中能發揮最大威力,從而取得有效得分,黎耀朗是香港柔道運動員,「運動員的『得意技』,是根據自己先天優勢,加上教練、師兄、師姐的觀察和分析,一旦找到就要努力練習,才能以一技之長在比賽中制勝,柔道就像是我人生的『得意技』,我希望努力在這條路上創造未來。」

https://youtu.be/k3GTMNimnEo

黎耀朗希望以全職運動員身份,專心向柔道方面發展。
黎耀朗希望以全職運動員身份,專心向柔道方面發展。

香港傑出運動員選舉,今屆增設「最具突出表現獎」,黎耀朗獲香港柔道總會提名競逐;學業路上成績連番受挫,文憑試未如理想要報讀副學士,柔道路也走得並不如意,怨天尤人認為世界不公平,結果發現問題的根源是自己,「我是一個很懶散的人,六歲開始學柔道,最難忘是十二歲,代表香港到福岡參加柔道比賽,穿上印有洋紫荊的道袍,感覺好光榮、好有滿足感,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少年柔道運動員,眼界大開就算沒有獎也不要緊,因為我假假地都是香港代表。」

風光過後,面對現實人生,他像每一個學生那樣,承受着功課和考試壓力,柔道的榮光並不能照耀學生身份,「十二歲成為港隊運動員,放學要用很多時間和精神訓練,練完回家還要做溫書功課,我不喜歡讀書覺得太辛苦,情願躲在家裏打機、上網和睡覺。」阿朗有個大三歲的姊姊,當初家姊報讀康文署的柔道班,媽媽把他帶在身邊,他在場館內的軟墊上跟着又滾又爬玩得有趣,六歲那年幫他報兒童興趣,略有所成,加入中華柔道會,認識了很多同年齡的小朋友。

媽媽的鼓勵和支持,令阿朗漸漸戒除懶惰性格。
媽媽的鼓勵和支持,令阿朗漸漸戒除懶惰性格。

阿朗十二歲成為香港代表,可是懶散加欠缺上進心,有一段時間他在大賽中不能交出理想成績,媽媽為了身教披甲上陣,報讀柔道班,希望以身作則令他醒覺,「從小到大讀書成績不是太好,做學生已經沒有可炫耀的成績,唯一見得人就是柔道可以做香港代表,如果連柔道也做不好,就真是無一技之長可以見人,媽媽出盡法寶希望我發奮。」最後令他改變還是靠自己,加上師傅和師兄、師姐的鼓勵。

黎耀朗與師弟張尹瑄自小一齊練柔道,師陳雄偉和父母對他們寄以厚望。
黎耀朗與師弟張尹瑄自小一齊練柔道,師陳雄偉和父母對他們寄以厚望。

他說﹕「大家勸我的說話都差不多,聽得多就想試一試,開始準時參加練習,柔道對我來說最吸引的地方,是可以將對手撻在地上的一刻,想享受將對手撻到地上的滿足感,練好基本功還要懂得靈活掌握,平時多練習才做得好,大概努力了一年,開始在大賽中見到成績。」師長認為他的優勢是手長腳長,可以練習「內股式」為得意技,「我用很多時間練這一招,這招幫我贏了幾次獎牌,有成果自然更努力練習,練柔道最難是體能訓練,去年參加全國青年運動會成績不理想,賽後教練認為雖然我們技術不錯,但當打和,要加時再賽,往往因為體能不足輸了,所以現在要加強體能操練。」

現在他的目標仍然是將對手撻在地上取獎牌,不過除了柔道的目標,還為人生定下目標,中學畢業讀副學士,他覺得花時間努力讀書,成績也未如理想,但在柔道方面努力,很容易見到功效,如果將柔道視為人生的「得意技」,專心做好這件事,所以計劃轉全職運動員,努力練習爭取更高排名和成績,「柔道是奧運會的比賽項目,我從青少年運動員轉成人組別,雖然現在排名很低,但可以從低開始慢慢提升,希望有朝一日代表香港參加奧運會。」

練第一招:拍蓆
a200205a252
很多人看柔道,只見運動員埋身時,又扯又掹想將對手撻倒,雖然有軟墊,但被撻時仍感受到皮肉之痛,黎耀朗說:「其實不用太擔心,每一個柔道運動員,平時練習或比賽都會撻人或被撻,很多家長擔心子女學柔道被撻,我們初學第一堂,練的第一招叫『拍蓆』,就是跌倒時用手肘拍向蓆面,令自己不論向後跌或向前倒,都可以用這招缷去撞擊力,這招涉及幾種不同的跌倒方式,學會就可以避免受傷機會,小朋友學識後,平時跑跳不小心跌倒時,識應變也不會太傷。」

歐鎧淳 江旻憓 程小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2/a200205a11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