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運動專訪】香港球速最快投手 趙嗣淦効力多國職棒隊

體育
2019.12.16
681
撰文:徐雲攝影:洪志富

趙嗣淦,香港棒球運動員,司職投手,曾經投出時速一百三十七公里的球,是香港現時球速最快的投手,也是香港首位職業棒球員,曾先後効力捷克、德國及澳洲職業棒球隊,目前是香港代表隊投手,同時擔任棒球教練,希望讓更多年輕一代加入棒球行列。

趙嗣淦六歲已經和哥哥一齊打棒球
趙嗣淦六歲已經和哥哥一齊打棒球

阿淦當初因為爸爸安排上棒球興趣班,兩兄弟轉換了幾個球會,最後在深水埗棒球會遇到適合他們的教練,他認為棒球對自己最大的影響,就是從小明白紀律和謙卑的重要,自律令他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謙卑贏得更多機會和友誼,現在學有所成在深水埗球會任教,學員從小朋友到少年人都有,「在歐洲打職業賽後,我最想教給小朋友的是團體合作精神,香港的小朋友比較自我,可是比賽想勝出的話,大家一齊合作努力才是關鍵,所以我希望讓他們明白合作的重要性。

https://youtu.be/aeiDQyBgetk

「為什麼我喜歡棒球?很簡單,我就是喜歡。棒球重要得跟我的呼吸、血液無分別。」阿淦這樣形容他對棒球的熱愛,可是這份熱愛,卻不是想像中的一見鍾情,而是隨着時間轉變、位置轉換,漸漸才找到這份猶如呼吸與血液般重要的感覺,「我小時候是肥仔,比其他小朋友大了兩個碼,一開始打棒球的位置是做『捕手』,就是半蹲在地上接投手擊出的球,雖然『捕手』被形容為棒球隊的大腦,小時候不明白也沒有這個能力,只知道棒球不好玩又辛苦。」

趙嗣淦小時候是肥仔,體型佔優被教練安排做「捕手」。
趙嗣淦小時候是肥仔,體型佔優被教練安排做「捕手」。

有一次,球隊選拔球員去日本訓練,香港的集訓從球場跑圈開始,希望小朋友可以訓練體能,「我最記得當時跑了一、兩圈,已經辛苦到嘔,喊住跑去打電話叫爸爸來接我,一邊哭一邊說以後再也不打棒球啦!」最後如何收科他已經忘記了,只記得令他愛上棒球的契機,是有一次教練安排他做投手,一投之下開始覺得棒球不是太悶、也不是太辛苦,還有機會投到好球,之後開始努力練習做投手。

小時候的肥仔,中三那年暑假突然像芽菜一樣標高,長高成為大人,投出去的球更有力度,美國讀書有機會參加校內棒球隊,讓他更快融入當地的校園生活,從來沒有奢望棒球可以成為一種職業,因為香港並沒有職業棒球員的市場或空間,大學畢業在當地找了一份工作,棒球只是公餘的興趣,「有一次和朋友去滑雪,不小心跌斷右手要做手術,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以後可能沒有機會打棒球,當時想起小時候曾經發夢,夢境是跌斷手不能再打棒球,夢裏面的我和自己說右手斷了可以用左手打。」

趙嗣淦認為棒球對自己的成長有很大影響,能夠將棒球作為職業是最大的滿足。
趙嗣淦認為棒球對自己的成長有很大影響,能夠將棒球作為職業是最大的滿足。

他在病榻上想到兒時的夢,手術後離開醫院,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在寓所樓下的橋底,練習左手投球,復元後回到香港,球會的熱血教練重新召他入隊,在棒球總會及教練推薦下,有機會到歐洲、台灣參加當地球隊的集訓,並成為香港第一個獲歐洲球會簽約的職業球員。

太太映婷是他棒球路上大最大的支持和安慰
太太映婷是他棒球路上大最大的支持和安慰

自此棒球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甚至連人生大事,也經過棒球這一關的考驗,以前女朋友叫他設一個時限,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肯收手,現在太太鼓勵他把握每一個打棒球的機會;明年中國將有棒球職業聯賽,他成為被羅致的目標,「中國職業聯賽當然是很好的機會,但德國那邊也有球會找我加盟,從發展機會到待遇,很多方面都需要慎重考慮,現在還沒有最後決定,不過太太的全力支持,對我來說已經是最大的鼓勵。」
11350544_10153194707730804_8961661020665600445_n
小知識:
棒球與壘球的分別

很多人不太清楚棒球與壘球的分別,只見一班人在沙地或草地上,投球後跑來又跑去,趙嗣淦表示棒球與壘球賽例不同,最簡單的分辨方式,是球、球棒和場地,「壘球是由棒球發展而來,不過兩者之間也有很多不同,最簡單是棒球棍比壘球棍長和重,所用的球場也比壘球更大,不過棒球卻比壘球更輕和更小。」

曹星如 歐鎧淳 程小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2/s191119b19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