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訪】退下火線扶掖後輩 陳振興山地單車改變人生

體育
2019.11.04
80
撰文:徐雲攝影:洪志富

陳振興,有個響噹噹的名號叫「山地興」,作為香港山地單車選手,參加了三次奧運會、五次亞運會、四次全國運動會,退下運動員火線後,不少後輩慕名而來希望得他指點,「我會告訴他們,你首先要做的是付出,不要問回報,沒有人知道付出後有沒有回報,香港有很多山地單車愛好者,玩是很好玩,可是要成為運動員,代表香港奪標,卻是另外一回事。」

陳振興努力推廣香港山地單車的發展
陳振興努力推廣香港山地單車的發展

「山地興」三年前退役後主力做教練,希望培養新一代山地單車運動員,「做教練比我想像中困難,以前做運動員,只要按照教練指示,努力達到訓練目標就可以,現在做教練,不是個人努力就可以成功,要針對運動員的情況設計訓練計劃,還要兼顧他們的情緒,我過去的成績雖然能增加說服力,可是他們也有自己的想法,所以理解和諒解很重要。」昆明有個單車訓練基地,香港隊的代表長時間在當地受訓,他大部分時間也在當地執教,日常要照顧隊員交通、食宿等問題,不像以前做運動員,完成分內練習已經足夠。

他一開始踩山地單車也是玩家,根本不知道怎樣做運動員,第一次參加亞運會,賽前花了一段時間練習,以為自己技術很不錯,結果連賽事也沒有完成,當時感覺好羞愧;越野單車賽的距離約四至五公里,範圍分佈在幾個不同的山頭,賽道上會設置不同難度的跳台、落石級、爬泥坡等障礙,運動員要爭先完成七圈賽事,第一次代表香港參加亞運會,他形容輸到影都冇,「那時候沒有太多人關注這項賽事,可是我自己知自己事,第一次感受到運動員的責任,穿上香港單車隊的制服,就不是我個人的問題,個人榮辱可以自己負責,但代表香港就是一份很大的責任。」

陳振興在香港山地單車創出的佳績,至今仍無人能及。
陳振興在香港山地單車創出的佳績,至今仍無人能及。

當時任職電訊公司的阿興,為備戰亞運頻頻請假,連來年的假期也預支了,上司希望他想清楚自己未來的路,「當時我面臨人生交叉點,單車應該作為興趣踩下去?還是全心投入做一個運動員?由於我已經二十一歲,相比其他單車運動員遲了起步,考慮了兩個月,問了很多前輩、朋友和同事的意見,每一個人都鼓勵我做運動員,要趁年輕好好把握機會,最後決定辭職,最主要原因是亞運會令我眼界大開,見識到山地單車選手的高超技術,好希望自己的技術也有機會提升。」

他當時並沒有想過,做全職運動員有什麼收穫,相反因為遲起步,反而更努力希望將勤補拙,比其他隊友付出更多練習時間,「我在山地單車的成績,除了個人努力,最主要是總教練沈金康的幫助,從以前到現在,我都認為如果沒有沈教練,我不可能取得好成績,所以我希望做教練,為香港培養更多山地單車選手,做運動員是一條艱苦的路,每個人都在努力,可是金牌只有一個,努力不代表成功,但在努力的過程中,你會得到很多能量,這些能量不論對人生,又或者待人處事都有很大幫助。」

陳振興中學時瞞著父母,偷上山踩單車。
陳振興中學時瞞著父母,偷上山踩單車。

他在粉嶺長大,中學每天步行十五分鐘到學校,中午回家食飯,每天來來回回走四轉,看到同學騎單車非常羨慕,「好不容易游說家人買單車給我,步行十五分鐘變成三分鐘到學校,很喜歡單車的速度感,同學認識單車店的人,將單車改裝跟大人上山踩單車,一開始跌跌碰碰經常受傷,穿長褲、長袖衣不敢讓父母看到,後來被爸爸知道,他氣到要將單車掟出街,不准我再踩。」

還是他的姊姊出面勸解,認為騎單車總算是健康的運動,「姊姊說騎單車總好過入黑社會,如果不讓我騎單車,每天在家打機反而不健康,後來開始參加比賽,父母看到我將一個個獎牌拿回家,他們看到我的努力,逐漸接受並開始支持。」他坦言人生、事業、感情都因為單車而改變,「我有時想,如果沒有單車的話,我不知道會過怎樣的人生,肯定不會有什麼目標,也肯定不能捱苦,運動員的訓練過程,培養了我的意志力,遇到挫折不會輕易放棄,大家看到我得到很多獎牌,可是沒有得到獎牌的次數更多,承受了失敗的打擊,反而令自己變得更堅強,抗壓能力更高。」

曹星如 吳安儀 江旻憓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0/s190925a12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