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訪】第一天已想放棄 趙顯臻賽艇愈戰愈強

體育
2019.10.21
326
撰文:徐雲攝影:洪志富

大家有沒有想過,當乘坐天星渡海小輪時,海面上可以看到刺激又緊張的賽艇比賽?十一月一號,香港維多利亞海港,將舉辦「世界海岸賽艇錦標賽」,到時有四百名世界級賽艇好手參與,這是首次在亞洲城市舉辦的錦標賽,賽道起點從銅鑼灣遊艇會,到中環10號碼頭和摩天輪近岸,沿中西區海濱長廊、添馬公園、會展中心、金紫荊廣場返回遊艇會,期間天星小輪維持正常服務,市民可以在岸上或船上,近距離觀看一連三天的賽事進行。

趙顥臻希望將勤補拙,努力發掘自己的潛能。
趙顥臻希望將勤補拙,努力發掘自己的潛能。

趙顯臻是香港賽艇運動員,短短幾年間由新秀一躍成為新星,以前他是風帆運動員開始,需要進行室內划艇訓練增強臂力,在海上更容易控制風帆,久經訓練下,中學時參加學界室內划艇比賽取得不錯成績,考完DSE那年暑假,體育老師推薦他參加香港體育學院的「潛能發展計劃」,嘗試向划艇方面發展,「以前做風帆運動員,曾經代表香港外出參加比賽,可是成績不算突出,老師提議下,加上考完試放暑假,我抱着嘗試的心情接觸划艇,因為遲起步希望『將勤補拙』,努力練習跟上大隊水平。」

他很快看到自己的進步,「不過,我一開始已經覺得賽艇很沉悶,每天早上六點到城門河,一個人撐着艇練習,身邊沒有教練也沒有隊友,因為教練在岸上騎單車離遠觀察,你不會知道自己是不是被觀察的目標,唯一動力就是偶然見到隊友『擦艇而過』,大家互相講句『加油』,已經是很大的鼓勵,因為那一刻你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其他隊友也在默默努力。」

趙顯臻一六年曾代表香港參加奧運會,令他對划艇運動更有抱負。
趙顯臻一六年曾代表香港參加奧運會,令他對划艇運動更有抱負。

阿臻認為運動可以訓練意志力和毅力,認定目標就克服各種困難,希望達到自己訂下的目標,「一開始我的目標是代表香港參加亞運會,希望感受國際賽的氣氛,不過要達到這個目標也不容易,首先要在香港的比賽取得成績,每次感覺辛苦或氣餒時,一想到自己訂下的目標,又會打醒精神繼續練下去。」雖然起步遲,但他的進步非常快,一三年成為賽艇運動員,一六年與師兄鄧超萌拍檔,在澳洲公開賽取得亞運,並在奧運資格賽取得季軍,雙雙進軍在巴西舉行的里約奧運,遠遠超出他的目標。

「很多人以為我最難忘的比賽是里約奧運,代表香港參加奧運當然很難忘,可是我最難忘的賽事,卻是在韓國參加奧運資格賽,當時因為腰部拉傷,練習和比賽都要貼很多運動膠布,又撕又貼令背部皮膚都爛了,我記得決賽前治療師看到我的腰和背爛了,問我還要不要貼?當時心想『都已經捱到最後一關,雖然貼完撕下來痛到入心,但沒理由不捱下去。』最後順利完成賽事還取得參加奧運的資格,就算再痛一百倍都值得。」

奧運是每一個運動員的目標,趙顯臻希望明年有機會代表香港出戰東京奧運。
奧運是每一個運動員的目標,趙顯臻希望明年有機會代表香港出戰東京奧運。

里約奧運後,他開始明白作為一個運動員,為目標不斷努力就會有成果,去年終於有機會代表香港參加亞運,有了奧運經驗再戰亞運奪得銀牌,由於備戰亞運,他覺得已經進入最佳狀態,兩星期後參加在保加利亞舉行的「世界賽艇錦標賽」,一心以為能取得前六名或十二名以內的成績,怎知力戰之下,排名只是十三,「那是我最傷心的一場賽事,可能希望愈高失望愈大,當時上岸見到教練已經忍不住哭起來,感覺辜負了大家的期望。」

運動員堅持不放棄的精神,在失敗時鼓勵他繼續向前,「雖然很多人安慰我說,歐洲人身形高大肌肉強勁,可是我覺得不能為自己找藉口,應該在失敗中找到爭勝的機會,這次落敗反而燃起希望,令我很想找出突破個人極限的方式,希望透過一些新的練習方法,令自己的速度可以再提升,比賽的河道只是兩公里,這段距離內我有很多東西要學,從揮槳的力度到每一個階段的發力,我相信自己還有很多進步空間,明年東京奧運,代表香港出戰就是我現在的目標。」

城門河是趙顯臻練習賽艇的主要河道。
城門河是趙顯臻練習賽艇的主要河道。

賽艇冷知識

趙顯臻表示很多朋友不知道賽艇、龍舟、獨木舟的分別,以為都是努力揮槳划向前,其實賽艇是唯一背向式水上運動,龍舟、獨木舟向着前面的目標划槳,但賽艇卻是背向目標,比賽時岸邊劃有標示距離的數字,運動員可以知道自己的位置,不過平時練習因為背向河道,除了要注視儀錶板上的速度外,還要研究划槳的動作,更要不時擰轉背留意河道上的情況,以免發生碰撞。

歐鎧淳 江旻憓 吳安儀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0/70351302-2304415326489260-269563241397485568-n-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