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訪】「靈巧手」配合「摩打腳」 劉浩男率跳繩隊友破紀錄

體育
2019.10.07
481
撰文:徐雲攝影:洪志富

香港代表隊近年在國際跳繩比賽屢創佳績,大家在見識「摩打腳」威力的同時,也開始認識跳繩除了個人花式外,還有男女混合、團體、表演等不同項目,早前在香港舉行的「第十屆亞洲跳繩錦標賽」,代表隊不單奪得多面獎牌,還刷新了六項亞錦賽的新紀錄,其中一項「互交繩速度接力」,就由「HK01」隊所破。

跳繩運動是舞蹈與體操的結合
跳繩運動是舞蹈與體操的結合

劉浩男與其他四名隊員蔡崇立、陳卓男、陳俊彥、黃啟銘合組的「HK01」隊,在「第十屆亞洲跳繩錦標賽」中刷新紀錄並取得兩金兩銀一銅的獎牌,他說:「跳繩吸引我的地方,一開始只是單獨一個人的練習,不過隨着『繩齡』增加,會有很多不同的變化,包括組合、花式、動作等,還可以自創舞蹈或體操表演的動作,平時我們幾乎每晚都會聚在一起練習。」這批運動員的「繩齡」全部超過十年,他們不約而同表示跳繩最吸引是團隊合作,比賽前大家一齊為自創動作練習,比賽時一齊努力將練習成果呈現,少一點默契、少一點合作精神,都難以站上頒獎台。

二十三歲的浩男是隊中年紀最大的一個,師弟們仍然在讀書,他已經要為前途和出路思量,「以前滿腦子都是跳繩,從來沒有想過將來,DSE放榜成績不理想,並不是因為跳繩影響學業,而是我本身對讀書沒有太大興趣,當時不想報副學士,因為不喜歡讀書還要勉強讀下去,並不是我想走的路,可是跳繩又不能成為一種職業,媽媽建議我去匈牙利做一年交換生,當時很不願意卻沒有其他路可走,現在回想要謝謝媽媽。」

劉浩男希望將跳繩推廣為表演項目
劉浩男希望將跳繩推廣為表演項目

浩男是家裏的獨生子,他在匈牙利體驗生活一年,人在異地脫離家庭的庇護,開始為將來打算,不論前路如何,他唯一肯定的是自己仍然喜歡跳繩,一年後回到香港,決定報讀專業教育學院與運動管理有關的課程,同時繼續他的跳繩運動,「如果你問我從小學二年級開始跳繩,到現在差不多十六年,中間有沒有想過放棄呢?我可以說沒有,因為沒有放棄的理由,所以就一直堅持下去,然後學業和工作,不知不覺就圍繞着跳繩運行。」

目前他是跳繩教練,同時兼顧做保險銷售,繩,「如果沒有跳繩,我可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或想做什麼,現在人生的目標愈來愈清晰,跳繩除了是運動比賽,也可以作為一種表演,之前曾經去學跳舞,希望將舞蹈元素加進跳繩中,因為很多公開活動,都會邀請我們進行跳繩表演。」

劉浩男與隊友因為跳繩建立友誼,並培養了團隊合作精神。
劉浩男與隊友因為跳繩建立友誼,並培養了團隊合作精神。

隊友陳卓男目前在專上學院讀二年級,他希望將體操動作加進跳繩中,這天的練習,因為之前練體操受傷,很多動作做不了,就充當「靈巧手」的位置,進行交互繩速度接力時,快速「摩打腳」很需要隊友一雙「靈巧手」揮動大繩,互相配合才能創出最佳速度;他說:「我是小學上體育課時接觸跳繩,小時候喜歡比別人跳得快、跳得多、跳得好,現在就想透過跳繩,將自己最好的一面表演給大家看,所以會一直跳下去,不斷挑戰更多難度動作。」

跳繩比賽除了鬥快,還需要加入高難度動作才有取勝機會。
跳繩比賽除了鬥快,還需要加入高難度動作才有取勝機會。

另一隊友蔡崇立說,當初看到高年級學長練習跳繩,由於難度高變化大,令他覺得非常吸引,參加興趣班希望學跳繩,「我今年十九歲,最大的目標是希望有朝一日,踏上世界賽頒獎台的第一名,跳繩有千變萬化的花式,每次練習成功都很有滿足感,練習過程中同時訓練我們的耐性,因為所有的動作都講求合作,要全部隊友都做到才有機會成功,所以團隊合作精神好重要。」

隊友陳俊彥也非常贊同,他說:「我喜歡跳繩,同樣是因為這個運動,有種同隊人向着同一個目標奮鬥,互相感染、互相鼓勵的動力,我現在擁有的一切,包括友誼、榮譽、堅持、意志力等,全部都是因為跳繩而來,再過一年大學畢業,我希望可以從事和跳繩有關的工作,將這個運動發揚光大。」

如何選擇繩子?

跳繩前,選對適合自己的繩更容易上手。
跳繩前,選對適合自己的繩更容易上手。

跳繩對初學者來說是最易入門的運動,只要一條簡單的繩就可以,對訓練小朋友手腳協調非常有效,劉浩男是跳繩教練,不少初學者最常面對的問題,是如何挑選適合自己長度的繩,最簡單的方法是用腳踩在繩中間,雙手提起繩的兩端,高度介乎肚臍與胸部之間,就是最適合自己的長度。

程小雅 曹星如 歐鎧淳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0/s190827a129-150x150.jpg